孩子上大学,美国家长会请招生顾问吗?

6月以前
Megan Zinn

作者 / Stacy Jagodowski,原载 / ThoughCo.

翻译 / FS-Icy


导读:

本文从一位美国家长的视角,展现在为儿子申请大学过程中,对聘用招生顾问态度逐渐发生变化的心路历程。原文发表在《纽约时报》,作者为一位自由撰稿人。作为一个让人省心的孩子的家长,作者和她的丈夫一直认为,他们不会成为所谓的“那些”父母:不遗余力地花钱,找招生顾问,帮孩子选校、面试、递交申请信,经历一系列的繁琐过程。但事实是,最后他们确实聘请了招生顾问。顾问说服他们的孩子选择了事先未想到过的学校和专业,让本已确定的四年充满了更多可能性!




当冷眼旁观周围有着十几岁孩子的朋友家庭开始大学择校过程时,我默默地对那些聘请招生顾问的家长暗下断言。诚然大学招生过程复杂繁琐,但花钱请别人帮助自己孩子搞定这些?这是“那些”父母才干的事情,我们才不会成为那样的家长。


那样的家长,我假设,不惜成本、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地将他们的宝贝孩子送入所谓的“好学校”。对于他们来说,“好学校”意味着常春藤学校,或者至少是,艾姆赫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或者威廉姆斯学院 (Williams College)。



当我儿子进入十一年级时,我们还是向一家顾问公司支付了咨询费用。我对此感到相当的尴尬。很显然,我们也是那样的家长。


外子和我并非那种过度望子成龙的父母,对这一点我们还是颇为自傲的。儿子查理还是让我们相当省心。他在学校的功课非常好,尽管没有遗传到我们的完美主义情结,他还是愿意挑战自己,因此我们无须对他施加过多压力或者整天围着他转。他上的是当地的公立学校,我们确信学校对他进行了良好的教育并打好完善的学业基础。


在查理刚刚上高中的时候,当发现他对课外活动兴味索然时,我确实有点焦虑。我可能冲他发泄了一些“这样下去没有大学要你”之类的话,当然这肯定不能代表我最好的状态。终于他找到了一些能够激发他热情的活动:极限飞盘、志愿者小组、食物银行(译者注:一种向低收入人群提供食物的公益组织)工作人员,并配合控制在合理范围内的电子游戏和线上聊天等娱乐活动。


到了他申请大学的时候,我以为我们有足够的经验来帮助他自己完成申请流程。我们有朋友提供指导,而且我本人曾经在大学招生办工作过一小段时间,所以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查理的大学计划也很现实:到一所大型综合性大学攻读工程类专业。不考虑常春藤大学和小型文理学院。我们能够搞定这事!


通过朋友介绍,我们向一位顾问咨询了些关于助学金方面的问题。但除此之外,我们还为顾问公司提供的其他各种意想不的服务所折服。这并不是确保哈佛或耶鲁大学录取。这些服务是帮助学生发现与其匹配的学校,无论在学术方面还是经济方面,因此查理将顺理成章地大学毕业并且不至于负债累累。他们很清楚我们的弱项在哪里。


尽管我们想大胆尝试自主申请,但其实这并不现实。我们不知道在申请过程中到底需要做什么。我当初仅仅申请了一所大学。我知道自己能被录取,而且确实被录取了,接着就去报到上学。我没有经历过正式的校园访问(几年间探望过在那里读书的兄长),没有写过命题作文,也没有面试过。我丈夫倒是经历了整个过程:漫长的访校旅行、选拨度很高的私立大学、命题作文和面试。最终他去就读的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但确实不适合他——该校对一个古怪而用功的艺术家而言过于传统了。


因此我们在投入申请过程时能得到专人指点以免胡思乱想。有人可以给查理的命题作文提出反馈意见(作为一位作家,我尝试尽量不要干涉他的写作工作),告诉他是否需要重新参加某一项考试,建议他应该选读英语大学先修课程而不是普通课程。有人会让他考虑之前压根没听说过的大学,用我们做不到的方式倾听他(的诉求),并鼓励他更好地展现自我。更重要的是,有人会提醒他截止期限并督促他完成任务。


我们签约后不久,一位顾问与查理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面谈,讨论他的专业选择和职业意向,了解他怎么样才能最好地学习,以及他喜欢什么样的环境。当时这位顾问说服查理工程类专业对他来说对可能过于严格。虽然他热爱数学和物理,查理也同样着迷于历史、政治、经济和国际事务。这是一个早在14岁就自学德语,记得住每个国家首都名字,并且能滔滔不绝地谈论几个小时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孩子。查理对工程充满兴趣,但他过于执迷于此了。这次面谈刚一结束,我先生就开玩笑地说: “我想我们付的钱已经值了!”


目前还在大学申请的早期阶段。我们还得熬过很多很多的校园访问、命题作文、递交申请表格、面试、然后是新一轮的访问和递交助学金表格。当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向朋友们提起我们聘用了一位招生顾问时,他们并没有什么负面的判断;他们甚至索取顾问的联系方式。我不知道从长远来说聘用招生顾问是否真有价值,或者我们最终是否能够仅凭一己之力搞定大学申请。


到那时我们就能决定到底要不要为小儿子聘用招生顾问。幸运的是,在做出最终决定前我们还有四年多时间可以考虑权衡。



作者:MEGAN RUBINER ZINN,系独立撰稿人,编译:泰格。原载:纽约时报。本文版权归属原作者 /原发布媒体所有。




以Tabor Academy为例:


更多美国中学的夏校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