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己与优秀的人保持联系,并帮助他们实现价值

2月以前
华英 敏敏老师


今天是春节返程高峰第二天,想必大家都还沉浸在春节回家,跟家人团聚的喜悦中。


新的一年,我们对未来也要满怀憧憬和期待。


在这里,想跟各位分享哈佛大学校长拉里·巴科近期的一次演讲,里面表达了校长对于高等教育上的期待,作为新年的一次展望。




做正确的事,纵使艰难


上周三,哈佛大学校长拉里·巴科在参加一次关于领导力的活动上,跟主持人说道,尽管他曾领导过麻省理工学院和塔夫斯大学,并担任哈佛大学的校长,但他仍然认为自己是“偶然的校长”。


巴科说的偶然,是指他在MIT任职的20年间,有意避免担任领导职位,而将所有精力都倾注在科研和教学上。


“起初,我并不想成为大学的校长,因为我更喜欢专注于自己热爱的事情。”


当我面对其他人询问我关于职业的选择时,我通常会说,“问问自己你想做什么。找工作是因为你有一个议程,而不是因为工作就在那里。”


这一切的结束是从被邀请担任MIT学院院长后,“当时我并没有拒绝,因为我把它当做一次服务同事们的机会。”


卸任MIT学院院长没多久后,巴科就接到了MIT校长职务的邀请,同样的,他也将这次机会视为一次服务。后来我又收到了其他几所著名大学校长职务的邀请。大多数我都拒绝了。”


“但是这件事也启发了我,”巴科说,“一些最好的职业决定正是你不会采取的工作。”



年春节档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一部喜剧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可能很多家庭都有去看。


当我看到导演宁浩的介绍时,惊讶的不是他的喜剧才华,而是他对于拍摄电影这件事随便的态度。


“我没有想过一定要拍电影,如果不做这件事,我也可以去干别的。我并没有想过一定要成为什么大的电影导演。”


结果,没有大志向的宁浩还是不断推出了叫好又叫座的电影,甚至成为了春节档的一块金字招牌。


我很好奇,他为何有这样的魅力,要知道,有才华而不知可是世上最引人嫉妒的一件事之一。


然后,在他的一段采访中我找到了答案:“我比较少计划我的人生,遇到啥情况,就按照啥方式来。。。后来想想,拍电影主要还是个工作吧,主要目的是拍个有趣的电影。”


哦,原来他口里说的随便,只是对于名和利的随便,拍摄电影这件事,能够做到有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


回看巴科校长的选择,可能在他看来,相较于科研、教学,成为哈佛校长并不是一件“正确的事”,因为繁琐的政务以及闹哄哄的人际关系跟他身为学者沉静的性格大相径庭。


但是如果把这件事变成为全校职工服务,这种利他的合作关系,跟做科研需要为科学带来新的论证的这种服务本质就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成为电影大师,从来不是宁浩的选择,但是,成为一个有趣的电影人却可以终其一生进行追求。


这一生,能够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无论有趣,还是服务他人,都是人生一大幸事,不分身份、职位高低,这是我的新年目标,与大家共勉。




投资周围人的成功


我觉得,一个领导者应该像文化人类学家那样去接触一个新的机构:  就像那些不会说当地语言并且对那里的日常生活一无所知的人。


他们能够跟任何陌生的文化和谐共处就表明,成功的道路不仅仅是一条。这对领导者来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恰好说明了组织一个机构的方法不止一种。”巴科说。“而你只需要认识到......传统以及人们所了解和理解的东西。并且考虑如何让他们理解不同?“


成为一名高效领导者的一个方法是,让优秀的人聚集在你周围,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


这对现如今的高等教育同样适用。巴科称当前时代对于高等教育来说“有趣且具有挑战性”。



永远不要低估重构有争议性问题所带来的说服性价值


他说他记得在另一个时代人们也质疑高等教育的价值,当时,立法者们怀疑大学存在的动机是否足以保证纳税人为他们缴税。而且,当时的社会各界也在议论高等教育机构是否在国内仍有力量。


“我的首要任务是试图改变这种关于高等教育的叙述,”巴科说。“我认为人们对像哈佛这样的机构有着批判性的眼光......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是精英主义者。他们认为我们更关心的是让自己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好地服务社会。”


他们认为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成本,现在很多公众都对这些大学教育成本付出的惊人代价感到愤怒。


然而我认为一部分的担心是像我们这样的机构是否真正对我们所声称的意识形态范围内的新想法持开放的态度。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但哈佛毕业生也一直都在为社会服务。


我们的校友中既有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仅在国会,就有14名毕业生在参议院任职,40多名毕业生在众议院任职。当然,也有很多在普通岗位上为社会默默服务的校友们。


我们需要做的是让所有的人都能够参与进来。


今年,哈佛的另一项挑战是如何实现校园多元化。在去年关于哈佛涉嫌歧视的诉讼中,让我认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每个人都来自同一个地方,研究同样的课题,参加相同的课外活动,并且拥有相同的课程,校园会变得多么沉闷。


“如果真的如此,这将是一个多么无趣的地方,”巴科说,“我们需要从差异中学习。”





每个孩子都会100种语言?听听全球最成功的教学法对你管不管用


学会花钱买时间, 教育不是一场性价比的购物游戏


给孩子最适合的国际教育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