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国大学的学费游戏

2月以前
成长视角

作者 / Jim Jump,编译 / 海哥

来源 / 视角学社


近来,美国一些规模不大、依赖学费运营的私立高等院校面临危机。数周前,汉普谢尔学院(Hampshire College)宣布寻求外部合作者并考虑今年秋天暂停招收新生。上周,另一所位于新英格兰地区的文理学院,绿山学院(Green Mountain College)宣布将于本学年结束后关门大吉。

 

华盛顿邮报头条报道其他小规模院校正在采用的生存策略——大幅降低今年入学新生的全额学费标价(为什么特意强调全额学费标价,稍候将详细解释)。圣约翰学院(St. Johns College),一所校园位于马里兰州的安纳波利斯和新墨西哥州的圣达菲,以经典名著课程体系而闻名全美的高等教育机构,成为自2016年以来第二十六所学费不增反降的私立大学圣约翰学院今年学费为52,734美元,加上食宿和其他杂费总支出接近70,000美元,下一学年圣约翰的学费将减少近三分之一至35,000美元


包括西沃恩南方大学(Sewanee)、德鲁大学(Drew)、米尔斯学院(Mills)、伯明翰南方学院(Birmingham Southern)、斯威特布赖尔女子学院(Sweet Briar)和伊丽莎白镇学院(Elizabethtown)在内的不少其他学校,在圣约翰学院之前就开始采用重置学费(tuition-reset)策略但这仅是孤立的案例还是代表着一种新趋势的启动?学费重置反映的是无可奈何、社会良知、抑或天才战略?过去四十年间引领高等教育的高标价学费/高折扣模式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高等教育界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态势应该引发大家普遍关注。在全美数千所高校中,每一所有能力夸耀申请人数屡创新高和录取率不断走低的高等学府,都伴随着其他无数把学费收入作为最重要招生考量因素的院校。

 

从1970年代起,虽然担扰高等教育成本居高不下一直是人们的主要议题,但该行业还是做到了持续推高全额学费标价而没有承担过多后果。过去二十年间,私立学校学费上涨166%,是消费者物价指数的二点五倍,同期物价净涨幅仅为17%。随着2008年房产泡沫引发经济危机,很多经济学家指出高等教育可能是下一个被戳破的泡沫。

 

高等教育持续推高标价出于价高才会质优的心理特点,或者至少希望公众相信如此。因此尽管全额学费标价很高,不过折扣也相应增大。在过去二十多年间,私立大学的平均学费折扣从33%提高到将近50%。很多规模不大的学校,折扣率更是达到近60%,不少看重学费收入的教育机构聘用第三顾问通过复杂的算法来分配所谓的“奖学金”。

 

是否到了某个临界点,这种高标价/高折扣的模式将无法大行其道?标价是否会虚增到中产阶级甚至不愿意考虑私立高校?笔者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段里,注意到学费成本对于学生及其家庭的择校选择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学费重置能够成为一种解决方案?这样当然更透明,也许更为诚信,尤其采用“重置(resetting)”而非“降价(lowering)”的说法。这是因为:重置学费的大学并没有降低学费而是通过降低折扣率(美之名曰提供“奖学金”)将学费标价调整至更为接近实际价格


拉波夫斯基发现很难得出一个普遍适用的结论。对一些院校来说,学费重置刚刚才开始,而对另一些学校而言,学费重置则成为包括课程改革在内的一系列更广泛体制改革的组成部分,其目标在于重塑学校品牌


在拉波夫斯基的研究中,八所未具名的大学均为私立院校,学生总数都没有超过3,000。所有学校重置学费之目的都是扩大招生,原因是担心其高标价会让学生家庭把到校就读甚至排除在考虑选项之外。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学校坚信降低学费标价是正确的做法,虽然我们这些世俗之人肯定注意到,没有一所欣欣向荣不愁生源的大学会出于存粹的哲学(对错)原因而采用重置学费

 

由于担心声誉受损,大学对降低学费犹豫不决。拉波夫斯基称之为“芝华士”效应,即认为衡量质量的标准在于价格。拉波夫斯基在此前的一项研究中,对750名学生和家长进行择校分析,两组受访者都对“大学的价格是衡量其质量的一个良好指标”这一说法无法苟同,但大多数人赞同“一分价钱一分货”。在同一项研究中,大多数学生表示更愿意就读一所学费标价3万美元并给予1万美元奖学金的大学,而不是一所学费标价两万美元但没有奖学金的高校

 

那么拉波夫斯基研究的八所学校重置学费后效果如何呢?其中七所大学在第一年就读人数有所上升,招生增幅为1%至50%,但另外一所学校由于战略执行不力,导致入学人数下降42%。

 

几乎所有学院在新战略执行之时都投入了相当可观的资源进行公关推广,包括分别致信申请人和在读学生,分析比较新旧两种模式下他们的学费成本。如何搞定在读学生对于学校是一项重大挑战,因为部分高校的学费重置只适用新生而其他学院则必须安抚在读学生痛失奖学金而产生的不满情绪。

 

在七所扩招高校中,所有学校的净学费收入都有所增加,其中三所人均净收入增长了1%4%,其余四所则下降3%16%学费重置可能具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必须作为一项长期战略。在随后数年,多数高校招生状况保持良好,虽然是开始取得成果的延续。随着最初扩招效果的削弱,有的高校重新提高学费和折扣率。

 

对于学费重置的确切效果,以及高等教育依据的商业模式是否会发生重大变化,现在做出结论还为时过早。无论发生什么,拥有诚信实惠价格、的教学质量良好的大学,相对于设施豪华、价格昂贵的所谓名校,都是一个受人欢迎的替代选择


由于享受披着“奖学金”外衣的学费打折的一般都是本土学生,学费重置对于需要支付全额学费的国际生来说,无疑是一个令人惊喜的福音。让我们期待美国高等教育的商业模式通过学费重置等方式变得更为透明和诚信,广大留学生不必再支付天价全额学费,从而避免成为高标价/高折扣模式下受伤害最深重的一个群体。



作者: Jim Jump,编译:海哥,原载:Inside Higher Education。版权归属:作者/译者/原载媒体。




以Tabor Academy为例:


更多美国中学的夏校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