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斜杠青年

5月以前
蓉逸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电视剧里,靳东拥有城中最炫牙医诊所,医生们留着滑板去各间诊室,他是远近闻名颜值一目了然的名牙医。


  青年才俊胜任专职之后还有多余的精力,而且还是自己有天赋又有兴趣的事情。


  没遇到过心仪的人,或许是遇到挫折,曾经沧海难为水。总之他不谈恋爱,但是帮别人谈恋爱。


  理想的恋爱都是相似的——一见钟情,至少有一方。而不理想的却各有不同。各种疑难杂症都来找他,他有系统性的攻略,方法,跟踪,实景在线遥控点拨甚至直接进入角色。于是在他的恋爱公司,有情的和没情的到后来都成为眷属。当然后续工作也很烦琐,就不多说了。


  牙医/恋爱先生很充实。


  据说斜杠青年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也是进步的体现。这种进步使人类摆脱工业革命带来的限制和束缚,释放天性。


  埃里克和乔纳森是一对好友,两人都是挺艺术的中学生。埃里克拉小提琴,乔纳森写诗。


  乔纳森看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她刚好是埃里克的邻居。于是他们做了一个计划,埃里克把女生的爱猫劫持了,然后乔纳森英雄救猫,以获得她的好感。


  猫爱听埃里克拉琴,总是蹲在他家窗下的花园,有时还很陶醉的样子。不过即使沉睡在音乐里,他那动物的本能和猫的机灵也是埃里克不能及的。计划没有得成,猫实在是太聪明了,胜过文青二人。所以乔纳森只好用上他的特长,写了一首长诗,于是他们去看了一场电影。青春的朦胧定格。



  埃里克继续拉小提琴。


  他真的拉得很好。夏天窗子开着,经过他家门口都能听到。琴声伴着晚上淡淡的花香,温柔,浪漫了夏夜。


  中学毕业后,埃里克如愿考入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音乐系的小提琴专业。琴声更加悠扬了,无论春夏秋冬。琴声也更加专业,纯熟,载着他对未来,对成为一名音乐家的希望。


  后来小提琴声音渐渐稀疏,更多的时间看到埃里克牵着他帅气的哈士奇狗在溜达。人家问他毕业了吗,在哪里工作。他冷冷地回答到你为何问这个。


  埃里克没有如愿找到一份小提琴职业,成为一名音乐家的专业工作。温哥华交响乐团很多是兼职工作。这也不奇怪,连在某些国家被捧在手心的奥林匹克运动员都是这样,自己找工作,跟任何人一样。奥运期间代表加拿大参加,技能自己工余练习,其它时间上班。运动员通常没学过专业,所以往往还是体力劳动。


  埃里克没有技能,还要重新学习。他进了电脑作图的课程,也谋得了一份职业。


  朝九晚五八小时的绘图。他看那些图,也想着他的音符。图在飞舞,音符也在跳跃。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他心爱的小提琴。


  所以他工余教琴,成为斜杠青年。



  如果说电视剧里的斜杠青年是恣意奔放,在流动的人生里热闹地折腾着,那温哥华的斜杠青年有着许多的不得已。


  换个角度。与某地比较娇惯,啃老的现象相比,温哥华青年,无论斜杠与否,大多数勤奋自立。在这个过程中发掘潜力,虽然不甚舒适,但比淹没在未知中实在进步许多。


蓉逸:写作多年,散文,随笔及诗歌;文章多见于北美报刊,《一样的天空》,《影音人生》专栏作者。我可以采集什么呢?至多是美,还有如必需品一样的爱。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