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疯狂的温哥华人:美女帅哥大叔大妈孩子都在放飞自我

5月以前
星河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星河:来温哥华那么久,笔者听说新年伊始的北极熊游泳多次,却从未亲历现场。心里想着,不就是冬泳么,在国内早就见过。北京的玉渊潭公园里有,哈尔滨松花江的冬泳者最酷,在零下十几度甚至更冷的天气里,敲开冰层跳进江水游泳。


  但在今年的元旦,由于天气晴朗,未下雨也未下雪,笔者突然心血来潮和家人一起到English Bay第一次旁观北极熊游泳。这一旁观,再次发现温哥华人真是疯狂,不分男女老幼,也不分族裔。放飞自我、肆意绽放激情的气氛在温哥华传染极快,人很容易就被卷入其中。


  我们家人到的有些晚,还未走到沙滩就看见一群人挥舞着胳膊,大呼小叫冲入海水,浪花四溅。场面异常热闹,吸引得我一阵疾走,孩子们留给孩他爸照顾,自己匆忙挤进沙滩拥挤的人群中拍照。



  正有几个人兴奋倒数着,准备一起往水里冲。应该是爸爸们带着各自八、九岁的儿子,欢呼着跑进海里,周围人也同样欢呼为他们鼓劲。一入水,有的人欢蹦乱跳打起水仗,有的爸爸开玩笑地把孩子抱起,倒栽葱扔进水。一两个孩子笑着喊“真冷,真冷”,很快逃到岸边,几个爸爸在水里坚持举起胳膊展示肌肉和勇敢,其中一人大喊“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是那天在沙滩上听到最多的词,英语的,还有几个华裔互相拥抱着,用笔者熟悉的中文说的。



  热情洋溢和激情疯狂,是北极熊游泳和国内冬泳不同的地方,很多人不是冬泳健将,一些人第一次参加,在大气氛的影响下挑战自我。他们中的许多人没有什么在寒冷中游泳的经验,在水中发抖、大叫,却仍然展开龇牙咧嘴的笑脸;他们一如既往重视家庭氛围,拖家带口一起参加活动。一位妈妈两手各牵一个年幼的孩子,刚冲进海里几秒钟,就缩起身子,赶快笑着转头往岸边跑,勇敢尝试又真情流露;他们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快速拉近,即使是陌生人,也会在海里互相追逐、大声欢呼,开开心心凑在一起拍照。




  他们似乎不再重视肖像隐私,对着岸边拍照的陌生人,也大大方方摆着姿势。主动闯入我镜头的人不少,一位年轻爸爸抱着两、三岁的女儿从海水里出来,看见我在一旁拍照,立即停下来兴奋又夸张地打招呼,那意思是说,“看我和我女儿多棒!”另一个激情四射的大妈,先是独自站在水中摆姿势,象个明星一般让大家拍照,随后又冲进美少女群中摆拍,后来见我蹲下来拍摄,又扭着腰肢特意过来,在镜头前摆出妩媚姿态。



  北极熊冬泳,也搞得和万圣节一样,许多参加者穿着各种搞怪衣服。圣诞老人、驯鹿、独角兽、猪脸、怪兽、鲨鱼、睡衣装等等,温哥华人的疯狂基因和极强感染力再次呈现。硕大的独角兽身旁,不停聚集冬泳者拍照。


图为Dave Davey DeCarlo穿着抢眼的红色服装、戴着头冠参加


  除了疯狂,北极熊游泳还呈现让人感动的社区意识。沙滩上和海水中的数千人原本很多是陌生人,却一下子拉近距离,把内心的疯狂和童真唤醒。在新的一年开启时,共同向冰冷的海水发起挑战,热情互道新年快乐。正如66岁的资深参加者Dave Davey Decarlo所说,“我喜欢大家聚在一起, 社区非常非常重要,举办这样的活动也是。” 一个人冬泳孤独,几个人冬泳可能是为了健身,几千人冬泳却是热闹,寒冷中透着温暖。



  早在1957年,四岁的Decarlo就首次参加了此项活动,他当初年幼的样子应该和笔者在海边看见的那些爸妈带领的孩子相同。2019年,北极熊冬泳已经进入了第99个年头。从1920年1月1日开始,著名的温哥华餐馆老板Peter Pantages带领10个人左右在英吉利湾游泳,创建了北极熊游泳俱乐部,随后冬泳活动一年又一年地坚持举办,一直发展到现在两千多人参加。据称温哥华是世界上举办时间最长,参加人数最多的北极熊冬泳举办城市之一。相关俱乐部虽然几乎是百岁老人,却因为新鲜、疯狂的血液不断涌入,一直青春焕发。


  等到了明年——2020年,温哥华北极熊游泳100岁的时候,不知道作为看客的你,是不是也想带着家人参与下?


星河:用文字纪录经历感悟,释放喜怒哀乐。写子女写另一半,写故乡的家人和自己的想念,也写在异乡的期望与坚守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