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四个儿子》发表前后

阿朵



发表之前

我和四个儿子》是怎诞生的?


一次在硅谷的一个Party上遇到一诺,知道她是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大牛人一个。这之前就看过一诺在《奴隶社会》上发表的文章,非常敏锐,有见地。见到一诺之后,发现她思维非常敏捷,活跃,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很接地气。


当她知道我有4个儿子的时候,哈哈笑着对我说:阿朵姐,写写你和四个儿子的故事吧!这声姐叫的,让我心生敬佩!那么有成就,还这么谦和,难怪把自己的事业,爱好,家庭和社区都经营得这么好。于是,我和四个儿子》的萌芽就诞生了。


当天聚会上的一个阿姨听说我有四个儿子,哈哈笑了:你将来要面对四个儿媳呢。。。呵呵,我知道阿姨的意思。都说世界上最难处的就是婆媳关系,可这就是我的“命”! 我这辈子只能当婆婆,不能当“岳母”了,那我还能干啥?坦然接受,愉快上岗呗!


从现在开始就有意识地训练自己,教育自己:儿媳是儿子的媳妇,只要她和儿子把日子过好了,一切都不是事。


我很想写一篇《我和四个儿媳》的故事,只不过,这个要等了。等我真当了四个儿媳的婆婆,一定写一篇上奴隶社会。


发表之后


我和四个儿子》在《奴隶社会》发表之后,2天就突破10万的阅读量,吓了我一大跳!这《奴隶社会》的影响力,也太大了吧?


与此同时,从家长留言中,我看到了焦虑。有位家长说孩子还没生下来就开始焦虑了。我就想,焦虑什么呢?有什么可焦虑的?焦虑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从和孩子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我深切地体会到,家长就是家里的“定海神针”,真的要稳住心,不能急。 


老大常问我:妈妈,你怕什么?怕我们跌跤,还是怕我们失败?跌跤让我们更结实,失败让我们更有经验。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如果家里当妈的稳不住,火急火燎的,那家里的气氛一定也是鸡飞狗跳的。 


其实,我们很多家长是被自己想象出来的“后果”吓住,自己吓自己。


我老二被斯坦福录取后,立刻宣布,要推迟一年入学,这一年自己到社会上去体验生活。我当时没有思想准备,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老二看到我的表情,问了一句:妈妈,你怕什么?  


是呀,我问自己,我怕什么呢?这是一条很少人走的路,有不确定性,有风险。可是,谁能说这条路就是不对的呢?


这一年的经历,我看到他自己打工,知道挣钱不易,自已买裤子,8美元一条。我看到他今年斯坦福开学后选了中文课,因为他打工的时候辅导学生,要和很多说中文的家长打交道,他终于认识到自己是文盲,中文有多差了!所以他开学后就选了中文课,这可是我多年的期待,而又推不动的啊! 


所以,每条路都有自己的风景。不要怕孩子跌跤,冒险,不要自己吓自己。不把名校放在首位,陪孩子一起成长,心态就平和很多,自己日子过得踏实,孩子也踏实。  


至于孩子能去哪个学校,是什么水平,就去什么水平的学校!学校那么多,总有适合他们的吧。只要把孩子培养成积极,主动,乐观,有责任感,上什么学校,都能很好地适应生存,在社会上有自己的用武之地,不就挺好吗?


所以,真的别急,不用跟着别人跑。你稳,孩子就稳了。


我和四个儿子》文章发表之后,接受了星岛中文电台美女主播Star的采访。Star连线了在学校当老师的老大,我们一起谈他的成长,我的成长。在老大要下线去上课之前,很会抓问题的Star让我和老大说一句话。


说什么呢?真的没准备。他是老大,是我养孩子的“试验品”,我心里对他其实是有愧疚的。可我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本色出口:对不起,请原谅。。。而老大也在电话的那头说:我也要说对不起。。。


谢谢你,美女主播!你让我说出了藏在心底,而又没机会说出口的话。


养孩子,和他们之间没有阻隔,那个沟通的渠道是通的,还有什么比这更愉悦的事呢?


录音在喜马拉雅的链接:

https://m.ximalaya.com/share/sound/126864919?uid=128249478&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鸣谢一枚生活的校对。

sdfd


《我和四个儿子》


「本文首发自公众号:奴隶社会(ID:nulishehui)不端不装有趣有梦,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说自己的故事。」


作者:阿朵,美国政府部门工程师。来美21年,养育着四个生龙活虎的儿子,也被儿子们锤炼着,教育着,成长着。作者公众号:北美养娃那些事儿( ID:beimeiyangwa )。

一诺写在前面:

今天文章的作者阿朵是四个男孩的妈妈,一土硅谷校区筹办的过程中帮我们做志愿者,非常给力。他的大儿子也成了教育者,也会在教育上和我们的学校有交集。了解更多一土美国校区,在 www.imagination-school.org ,下面一起听听四个儿子妈妈的故事。


1997 年之前,我生活在北京,过着标准的三口之家的生活:上班、下班、挤车、养娃。喜欢憧憬,偶尔会做个有儿有女的“白日梦”。


1997 年,我牵着 5 岁儿子的手,登上从北京飞往旧金山的飞机,开始了我的“洋插队”生活。


那一年,是香港回归的一年。7 月 4 日,看到旧金山湾区大街上插满了庆祝美国国庆的国旗,5 岁的儿子一时还转不过弯来,说着一口的京片子:“妈妈,你看,美国人到处都在庆祝香港回归中国呢”。


▲  图片来自网络。


弹指一挥间,21 年过去了。如今,这个儿子已经变成了三个弟弟的大哥。三个弟弟在美国的相继出生,让我一不留神,就变成了 4 个儿子的妈。虽然从三口之家变成了六口之家,有儿是确凿了,“有女”却变成了彻底的“白日梦”。


不过,养儿自有养儿的乐趣。陪伴他们成长的日日夜夜、有文化的冲击、内在的反省、心灵的碰撞、岁月的积累。也是我自我成长,从领跑到助跑,再到陪跑的过程。


老大,伯克利大学毕业后,目前在美国硅谷一个私立高中当老师,业余时间创办了一个辅导青少年心理健康成长的教育机构。他的成长过程,我总想领跑,自己跑在最前面,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可回头一看,孩子不愿意跟跑,反而跑向了别的方向。结果冲突不断,不得不说,挺累的!


老二 2017 年被斯坦福大学提前录取后,决定推迟一年入学,给自己一年时间调整自己,在这一年中,他到不同的教育机构去工作,体验,去一个计算机程序学校“逼自己”学了一个月的计算机程序,平时辅导学生心理成长,暑假去不同的国家,城市“穷游”,一年也是收获满满,目前“收心”,回到斯坦福当新生了。老二的成长过程,我是助跑。孩子在前面跑,我在旁边给递水加油,孩子有动力,我也很享受!


老三老四是双胞胎,目前 12 岁,正在读初中,闹青春期,我时不时要和他们斗智斗勇。和孩子们混在一起,陪他们跑不同路,领略不同的风景,辛苦但也愉悦!



 老大 


老大国内出生,是长子长孙,集宠爱呵护于一身。我们自然也是望子成龙,秉承着华裔传统观念:好好读书,上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这样才能在社会上立足。


1. 小提琴和辩论


老大小的时候,我也不想让他“输在起跑线上”,大家都学乐器,你也学小提琴吧。 他一开始没太大的反抗,拉得也还不错,考上了加州青年交响乐团。


可是,学了 4 年之后他说不喜欢,要放弃。可我想,都学了这么久了,怎能轻易放弃?不能养成这坏习惯。于是我就逼着他继续学,为此我俩常常吵架,他常常是眼泪汪汪地拉琴。他常和别人讲,我学琴是给我妈妈学的。


他 9 年级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爱好:辩论。每天放学之后就去辩论俱乐部去了,从不让我督促。因为喜欢,再苦再累都愿意。高中四年他几乎每个月都去全国或州内的辩论赛,耽误很多功课,他都自学补回来,从无怨言。他辩论得过全国冠军,加州的一二等奖无数。在辩论这件事上,我俩从来没争吵过。


你看,顺势而为,多好!他喜欢,就容易出成绩,而且你也不费劲。他小提琴从停掉后到现在,不曾再摸过。我们俩为此打了 7 年的架,有没有意义?


2. 过于忧虑,亲历亲为


养老大的时候,我还年轻,心气很高,有点虎视眈眈,老觉得他应该干更多的事,干得更好。我上班会常常打电话回家:作业做了吗?SAT 赶紧复习吧!这让他极为反感,觉得我不信任他,所以更加逆反。我说的很多话,他都不走心,这耳听,那耳就冒了。


我在网上看到家长说哪本书好,就赶紧买下来放到他桌子上。看到有义工的机会,不征求他意见就给他报名,完全是自己亲力亲为,而忽略了他的主观能动性。我买给他的书他都当摆设了。没有内心的积极性,怎么能干好呢?


后来他上大学懂事了,就和我交流说:“妈妈,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你当时说的很多话都是对的,但你说话的方式和态度让我不喜欢,所以再好的信息我也听不进去。我想你要是换一个说话和思维的方式就好了。大学后,有很多自由的时间,我就开始想,我到底喜欢什么?喜欢什么我就去干,生活很有动力。”


3. 上大学之后


他上伯克利之后,到附近一个小学当义工 ,因此看到生活的另外一个层面。那个学校孩子的父母都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没时间管孩子,孩子就打架骂人,偷盗抢劫,吸毒等。这样一代又一代,带来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不从教育入手,很难改变现状。所以他就开始关注教育。


他大学的时候,学了统计和编程,比较好找工作。可毕业之前他就告诉我:妈妈,不要期待我毕业之后和很多人一样,进大公司、拿很多股票、赚很多钱,那不是我的愿望。我问他的愿望是什么,他说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影响更多的人。


他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去卡耐基梅隆读研究生的机会,而是自己为自己设立研究生课程。他读了很多书,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就背着书包看世界。在 4 个月的时间里,走访了瑞士、英国、芬兰、瑞典、德国、意大利、古巴、爱沙尼亚、墨西哥等。每到一个国家,他住青年旅馆,参观当地学校,访问校长和师生,有很多收获。


他印象最深的是芬兰。芬兰的教育方法跟亚洲国家不同。亚洲国家是做题、补习,所以考试成绩很高。


但芬兰完全相反,他们教东西很慢,老师以协助鼓励、培养孩子内在动力为主,不刻意鼓励孩子竞争,不强调精英教育,给孩子独立思考的空间。孩子们从自己的兴趣出发,会主动想、主动问、主动找答案,所以反而效果很好。芬兰教育水准远远高于亚洲这些国家。


▲  图片来自网络。


所以他的志向就是将来也办一所这样的学校。


目前他在一所私立高中当老师,他们学校不太注重个人成绩,但注重个人成长,培养孩子们独立思考的能力,是一种启发式的教学。他说老师不是应该教孩子多听话,而是应该教孩子去挑战。他常说,在美国,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不是听别人的话,而是能自己判断,思考,创新。


这所学校在 2017 年,67 学生个申请提前录取,50 个接到通知,有哈佛、哥伦比亚、斯坦福、MIT、南加大等。孩子们独特的思考动手能力,让很多大学青睐。


他在工作之余还办了一个辅导青少年成长的机构。他说学生们不应只学数学、科学、历史,他们更要学习情绪管理,学会独立思考,问为什么。比如说,要是别人生气了,我们应该怎么和他们交流?今后这才是重要的。参加的学生和家长都觉得他们的教育方法独特,赞誉有加。


现在他给学生和家长辅导,常常拿我当初的“领跑”当反面教材。我已经习惯了,咱家长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当的,对不对?


现在他也是我的“老师”,现在我常常觉得自己跟不上形势,他就给我买书,引导鼓励我克服自己心里上的的惰性,尝试新生事物。家里他现在是“领跑”了,我一路小跑跟着他也觉得跟不上。常常想喊:儿子,等等妈!


 老二 


有了老大的经验,培养老二心态上就放松很多。老二在我们和哥哥的冲突中也学到不少,善于思考,不人云亦云。


1. 不迷信专家


刚上高中的时候,一个升学顾问给老二建议,学校活动少干点,那些太浪费时间了,把时间集中起来参加个比赛,拿名次,那才对申请大学最重要的。


老二回来后和我一拍桌子:我的生活我做主,顾问怎么能决定我要干的事?人做事不能都以读大学为目标。从那以后,他自己走心,干自己想干的事,我们也就全力支持。


2. 放弃补课


九年级时,学校活动占据了他的整个身心,没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学习上,为了防止他成绩下滑,我就帮他找了一个数学辅导老师。


可上了两个月后,我发现因为有了辅导老师,他反而有了依赖,上课更加不专注了。这让我觉得不对劲,经过思考,我把辅导老师给停了。我和他说,辅导老师可以帮你一时,但不能帮你四年,你不能四年都带着拐杖,只有把拐杖停了,你才能学会自己走路。


他一看我来真的了,就开始在学习和活动中找平衡了,知道只有上课认真听讲,才能节省时间做他的学生会工作。慢慢地,他找到了支点,学习没耽误,学生干部的活动也做得很好。


你看,这就是成长啊。他们自己能处理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来,父母不要大包大揽,你揽下来好像是帮他,从长远来讲,未必!


3. 跳舞

 

九年级时他是年级的学生会主席。我们高中每年都有一个很隆重的集体活动叫Homecoming,届时全校每个年级都有集体表演比赛,其中一个是男生集体舞。当时他们男生第一次参加,各个笨手笨脚的不会跳舞,他们就请了两个女生来教,可女生教了两次就不干了:你们这些男生太笨了,教不会!

 

所以九年级他们没有男生集体舞,挺尴尬。

 

十年级的时候,他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可没女生愿意教,怎么办?他就说:我来!不会跳舞的他就笨鸟先飞。他把房间里的穿衣镜搬到车库里,每天大汗淋漓地对着 Youtube 学跳舞。

 

这时我也学乖了,不问他作业做没做完,也不要求他先做完作业再跳舞。我能做的就是把饭菜准备得丰富一点,营养充分,够他消耗。

 

跳了 3 个月后他就编了一套集体舞教男生。男生终于有了“雪耻”的机会,那种集体荣誉感使他们都很投入。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表演那天他们十年级男生舞大受欢迎。

 

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他的领导威信也因此而树立。从此我们家的车库就成了他们跳舞的根据地,11 年级,12 年级,到毕业,他领着男生在学校各种各样的活动中一共表演了 26 场集体舞。

 

大家都说纲举目张,我觉得自信是个很重要的纲,从一点小事,孩子的自信有了,其它事情就能带动起来了。

 

如果我对他说:“你跳舞有什么好的,耽误功课不说,也浪费时间,看不出什么成绩,不会对大学有帮助”,那我就成他的绊脚石了,我很庆幸我没有那样做。

 

所以家长不要太功利,事事把大学放第一位。 要记住,万事是互相效力的。

 

4. 办夏令营

 

十年级时有人推荐他去耶鲁大学的全球领袖夏令营。他问我,妈妈,你说去名校花钱学到的东西多,还是自己办夏令营学到的东西多?

 

耶鲁的夏令营层次很高,从整体上光鲜亮丽。可自己办夏令营,他们学到的就不是书本上的理论,是实实在在的市场调研、教学、组织等各个方面,还能挣点零花钱。当然是自己办夏令营学的东西多!

 

只是这事有风险,如果这个夏令营办不起来,耶鲁也没机会了。

 

当时我的考量是:你自己的事情自己作主,我给予尊重。

 

有了家长的支持,他就很放手。他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自己编课程计划,找场地,建网站,招学生。他们第一次办,质量第一,不招很多学生,名额一满就放 waiting list(候补名单)。结果夏令营办下来,家长和学生反映都很好,以至于 11 年级应要求又办了一次。最后高中学区董事会邀请他们给学区汇报 — 为什么孩子们那么喜欢你们教的东西?

 

他们说:我们既是他们的老师,也是朋友,我们懂他们,知道他们喜欢学什么。老二从办夏令营这件事, 学到的东西真不比去高大上的夏令营学的少。

 

家长能做的就是,不怕风险,给他们空间!

 

5. 放飞法国农场

 

11 年级他说暑假想去法国农场体验生活。我心想,法国农场,他一个人,法语又是半瓶子水,哪那么容易?可我也不能直接说反对,我就说,你先做点研究再说吧。

 

▲  Photo by Pixabay from Pexel


于是他就在网上找到法国一个自给自足的有机农场。他就用法语和农场主联系,当时他还不到 18 岁,人家不接受他。可老二不放弃,最后是英文法文一起上,和农场主沟通好久才说服他们接受他。


这个时候,反倒是考验我的时候了。安全吗?我到那个农场的网站上去考察, 看到很多照片和介绍,也有以前义工的留言,这让我感觉这事最起码是真的。


我们当时没说赞成也没说反对,而让他把具体的行程计划列出来。他就做了计划,把航班、旅馆、交通工具、价钱等都列在一个表格里。我们看了看,觉得基本上靠谱,最后就同意了。我知道这其中一定会遇到困难,可孩子不就是需要锻炼吗?

 

他自己从旧金山飞了 12 个小时到巴黎,再坐 6 个小时火车到了一个中等城市住了一晚。第二天又坐 1 个小时公车到了一个小县城。在一个公共汽车站,农场主开着他满是羊毛的卡车来接他,又开了 30 多分钟的崎岖山路才到达了农场。

 

农场主给他们提供吃住,老二帮农场喂家畜、放羊、放牛、每天挤 6 大桶牛奶、做奶酪、打扫卫生、种菜。休息时间,他骑车到旁边的小城看风景,去博物馆,跟路人谈话,练习他那磕磕巴巴的法语。

 

这个农场主家里从来不买肉,一切都是自给自足,吃自己做的面包、奶酪、菜园里的蔬菜。这对于喜欢吃肉的老二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农场主妻子不在家,他们饿了也要自己做饭吃,想想还真挺锻炼人的。

 

农场活很多,但农场主从来不给他布置任务,一切要全凭自觉。这和在美国“分配”工作很不相同,也给了他很大的启示。

 

他申请大学的文书里写了去法国的这段经历,把这段经历提炼在 500 字以内。 他的文书辅导看了之后说了这么一句话:你的这段经历,把 99% 的人给甩后边了。

 

他被斯坦福提前录取,我们觉得也挺幸运,因为他做的都是身边的小事。可仔细想想,如果你是一个大学招生官,你喜欢什么样的学生?是一个整天跟随他人,只知道学习的学生,还是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有创新精神的学生?

 

他被斯坦福录取之后,也没有走常规路,而是说要休整一年再上学。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人生不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不停地登,有的时候要停下来想一想,找一找自己的方向。

 

我同意了。只是说,你自己的选择就要对自己负责,这一年的费用,你要完全自理,他同意了。现在他搬离家住,辅导中学生成长,也帮过申请大学的学生辅导文书,再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前不久他修车花了近 2 千块钱,他把账单给我看,我忍住了没主动掏钱。心想既然他说要自力更生,就要彻底一点,我也要“心狠”一点。

 

前不久斯坦福校报对老二和另外一个推迟一年入学的学生进行了采访:这一年你们都干什么?2017 年,有 54 个被斯坦福录取的学生决定 take a gap year(推迟一年入学)

 

这些学生为什么 take a gap year?他们这一年在干啥?浪费时间没有?

 

他在访问中有详细的回顾,我看他目前最大的收获是,认识到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不容易!他穿的裤子才 $8 一条,变得很“抠门”,是不是也是一种收获?

 

写作和反思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最近他汇总了 10 篇文章反思哪些事情对他的影响最大,10 篇他申请大学的文书 Essay,包括两篇 common application,3 篇申请斯坦福大学和 4 篇申请 UC 的,12 篇他对不同大学 Essay 的分析和建议,放到网上。这也是他养活自己的一个方式。自力更生,好过伸手要钱。

 

当他做出这个决定时,我曾和他说:你延迟了你的大学生活。


他的回答是:我没有延迟我的人生。想想也是,人生的路,不一定永远要走直路,拐个弯,也是一种体验。有这样的儿子,老妈我只能放手了。

 

现在我带两个弟弟,也有很多困扰,角色对换了,他是我的顾问和“助跑”。

 


 老三和老四 

 

老三老四是个意外,当我得知怀了双胞胎的时候,都晕掉了。我和我先生家里都没有双胞胎历史,我已高龄,怎么会怀双胞胎?

 

对双胞胎的教育,有了两个大的在前面,心态就更放松了,基本上是享受的状态。双胞胎是早产,生下来的时候又小又弱。我就想啊,没有什么比身体健康更重要的了。所以 5 岁开始,我们就带他俩去踢球。刚开始的时候,他俩就在球场里站着不动。教练急啊,不过我不急,我想只要能坚持,出点汗,锻炼身体就好。

 

就这样,他俩踢球踢了 6 年了,从无所谓到喜欢,现在每次看到他们在球场上生龙活虎地跑,我都很享受。我常常和他们说,谢谢你们俩,让妈妈的中老年生活充满了活力。

 

他俩上的小学是我们学区的一个抽签学校,不太学术,但注重动手能力,寓教于乐。学校里能做义工的机会我都去,看着他们成长,是一种乐趣。他们每取得一点点成绩,我都很知足。

 

他俩的矛盾,基本上我不介入。当他们来告状的时候,我就说,你们的事自己解决,解决不了,就不要在一个房间睡觉了。结果最后他们都协商解决了。

 

我们家现在是他们哥四个最好。时不时地,他们哥四个一起外出吃早餐,说一些兄弟之间的话。老大老二分别约我和老公吃饭,给我们出主意教育弟弟。我们时不时再来一次家庭会议,我和他们是亦朋亦友的关系。

 

 我 


和 4 个儿子一起成长,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当超生游击队队长,体会经验教训也是一箩筐。为了记录我和孩子一起成长的岁月,我在工作之余于 2017 年创办了自己的公众号(北美养娃那些事儿),旨在和家长一起分享养育孩子,申请大学,我们和孩子一起成长的真实故事。

 

工作之余,我向孩子们学习,走出家庭,积极参与学校和社区的活动。目前我是我们高中学区基金会,亚太家长协会,以及硅谷社区联合会的董事会成员。连续几年我和我们学校的中国家长给学校教职员工过中国春节,写毛笔名字,做红包,让美国老师也体验到过中国春节的气氛。


生命在于“折腾”,孩子们“折腾”的蒸蒸日上,我“折腾折腾”能预防老年痴呆,也不至于和孩子们的距离拉的太大。




家书:生日礼物后面的故事

儿子的伯克利大学生活

阿朵和儿子们的故事:“挟持”散步

阿朵和儿子们的故事:家庭会议

阿朵:我和青春期的儿子“抗衡”

万民欢腾日月食,我踢孩子做“生意”

阿朵:儿子的周末不属于我

在美国当了35年的校长给孩子和家长的话 -- 写在采访崔傲之后



《北美养娃那些事儿》

立足硅谷,放眼世界。《北美养娃那些事儿》由北美家长分享养儿育女,申请大学,大学生活,以及家长和孩子共同成长的真实故事。

关注《北美养娃那些事儿》(beimeiyangwa), 扫码吧。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