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人,看不见的事

小编

导读

美中下一代基金会是华人慈善机构,于2009年在亚特兰大成立,也是经IRS注册批准的501(C)(3)的非盈利机构,其首要目的是帮助中国大陆地区贫困但是优秀的学生完成基础教育。基金会由负责任的志愿者组成,将每一笔捐款,全部交给贫困的孩子。


在“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的网页上(http://www.fornextgen.org),今天我们要介绍的几位基金会义工,他们的姓名、照片,你都能看到。但是,你们看不到他们兢兢业业为基金会做的事,为故乡孩子们的殷勤奉献。从现在起,我们开始走向幕后,采访这些义工,这些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从和他们的对话中,让我们了解基金会是如何运行的,是不是值得大家信任地把辛苦赚来的钱交到他们手上,是不是值得大家安稳地把一颗爱心交付给他们传递。


所有我希望采访的义工都一再推辞,不愿意介绍自己。直到我一再解释我们的目的不是宣传他们,而是让大家了解基金会的每一个流程,让善款捐助人能够放心,才有了下面的故事。请你,和我一起看向幕后的财务部。


曹以鸿


一个星期天晚上八点正,我拨通电话,对方马上接起来,陌生的人,陌生的声音,曹以鸿的声音,很家常的感觉。


我和曹以鸿不认识,我们唯一的联系,就是我们都服务于“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她是财务部主管义工,我是负责宣传的义工之一。基金会的董事长鲍俊涛先生提议我写写基金会财务部的义工们,他们为基金会的建设做了大量琐碎、重要的工作,全部义务。他们的工作是保证基金会负责、专业地用好捐款人每一分钱的最关键环节,应该让大家了解。做好这一个环节,也是让基金会透明、制度化、可持续运行的重要一步。


相关商家


曹以鸿,一个在美国的注册会计师。在中国时,以鸿成长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没有经历过贫穷困顿的生活,她对城乡差别的具体认识是随先生回家探亲时的所见所闻。先生是从河北太行山中的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一个当时村里唯一走出大山到上海读书的孩子。在美国大学毕业后,以鸿加入一个会计事务所,给各种客户做税十多年。六年前,创业自己开会计事务所,不追求事务所规模的大小,追求为客户服务的高质量。二零一三年,在一个朋友的“爬梯”聚会上,以鸿第一次听说“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随后参加了一些基金会的活动。逐渐地,以鸿看到基金会资助的孩子的具体情况,很受触动。看到我们捐出的一点钱,不多,却给需要的孩子帮助很大,所谓雪中送炭,也就是如此吧。而作为义工,以鸿很开心地发现牺牲一点个人的娱乐时间,除了捐款,还可以用自己所学知识,所专长的技能为孩子们做更多的事情,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基金会的各位同仁,互相鼓励、互相支持,所以能够坚持这么多年。尤其让以鸿欣喜的是,她的女儿,我们的下一代,觉得妈妈在做一件特别“酷”的事情,也开始参与为社区服务、贡献的活动。


爱和奉献,是从以身作则、潜移默化开始的。生命的意义,往往在服务他人中得到最大的满足。


慢慢地,以鸿接手基金会第一任财务主管钟京的工作。当年,基金会始成立,钟京,这个软件设计工程师,自告奋勇承担了财会这一重要的工作。随着基金会的发展,财务专业人士的加入, 基金会的财务工作有了专业人士来做,也不用再请外边的会计师报税。基金会开始拟定正规的财务程序、规划,在制度的完善上因此迈出了很重要的一大步。基金会财务部遵守帐和钱分开的制度,以鸿负责发放奖金的核实、写支票给带款去中国发放的义工。基金会的善款是由义工王本桓先生负责开信箱,收支票,登记在册。财务部的另两位义工旷丹和吴彩霞,负责核实登记在册的捐款数额并给捐款人发收据。这样专人专事, 容易避免差错,由不同人确证收支,也增加了程序的透明度。


财务部的原则是,谨慎审核每一笔捐款、支出,有任何疑问,宁可不发放,也不可乱发放,善款,要发放到最需要的孩子手中。


正是由于这些义工们的无私奉献、爱心投入,加上基金会办慈善年会的费用,维护网络的费用,汇款给孩子的费用,很多都是志愿者自掏腰包,“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才能基本做到管理方面零费用。这是以鸿特别向我强调指出的。


旷丹


又一个星期天,还是晚上八点,我拨通另一个电话,采访旷丹。这次没有很运气,电话声响了很久,没有人接起。我发了微信给旷丹,说明打过电话,五分钟后会再试一次,如果她忙,我们再约时间。在沙发上,没有等到五分钟,我握着手机睡着了。电话铃声在一个小时之后把我惊醒,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在电话里抱歉:“我是旷丹,对不起晚了一个小时。”


从另一个社区服务活动赶回来给我回电话的旷丹,拥有财会硕士专业,三年前参加基金会,应该是基金会最年轻的义工。旷丹,一个四川妹子,小学、初中都是在四川完成的,高中一半在中国一半在美国,加入基金会时,旷丹还在攻读硕士学位。在中国时,旷丹就曾经参与学校组织的捐款资助活动,在很小的时候就希望能够帮助穷人。年轻的旷丹,现在已经在长期资助两个孩子上学,一个孩子在四川,一个孩子在云南。


旷丹曾经为美国的慈善基金会报税,发现他们有些工作人员工资很高,有些内幕也很黑暗。另外,有些基金会建的群里很多人打广告,而“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的群对广告是绝对不允许多,如果警告不听,马上就会被退出基金会的群,以此确保基金会的公益性质,没有任何成员个人的商业往来。因为对这些不那么“公益”的公益组织的体验,旷丹特别珍惜“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的纯净。


相关商家


和曹以鸿一样,旷丹喜欢在繁忙的工作中,依然抽时间为基金会做事。她的工作很琐碎,负责整理收据,给捐款人开发票。然而,在这些繁琐的义务服务中,旷丹体会到给予的快乐。她说:“和一群不为个人利益收获的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为需要帮助的孩子们服务,让人感觉愉快。”对旷丹来说,没有理由不捐钱给需要的孩子们,少吃一顿饭,少买一个包包,少买一件衣服,对捐助对象的家庭来说是一整年免于为孩子上学的费用奔波。她简单地希望她所做的事情能让国内的小孩子过得好些,对得起生我们、养我们的祖国。旷丹的心愿是,下次回国她能做资金送款人,亲自把钱送到小朋友的手上。


在旷丹的影响下,她的同学也加入了基金会,长期资助一个在东北的孩子。旷丹在国内的亲戚把衣服送到需要的孩子家里……


吴彩霞


还是星期天晚上,电话采访是在有些嘈杂的声音背景中进行的。有时候,我不确定我听清楚了吴彩霞的叙述,不得不一再要求她重复一遍,每次,她都不急不躁,声音温和地再给我复述一遍。


声音嘈杂,我想是因为彩霞的只有四岁半的儿子睡觉前的玩耍和兴奋。而对于她一个人带着这么小的孩子,还能抽时间义务为基金会服务,让我心中肃然起敬。


彩霞老家在甘肃张掖,是从农家走出,先在广州银行里任职员,然后来美国的。在广州工作期间,彩霞就参加“爱心手拉手”这个公益组织的活动,活动对象除了老人院、敬老院,还有就是青春期的孩子,他们这些志愿者经过培训后教孩子认识自我,学会感恩。自然而然,来到美国后,彩霞回馈社会的爱心在“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这里得到延续。


彩霞的工作也是琐碎繁杂的,她的责任有两个, 一个是在财务部发收据给捐款人。这事听着简单,实际上并不如此。如果捐款人没有提供准确的信息,查找捐款人的电子邮箱或是家庭住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认真地给捐款人提供收据,一是说明基金会手续完整、程序负责,二是对在美国的捐款人来说,还可以以此为凭在报税时可以得到税务减免。彩霞的另一个工作是帮审核部打电话审核要得到捐助的孩子情况。这些一个一个的国际长途电话都是彩霞自付的,有时还会碰到家长误以为是骗子电话而被一次一次地挂断,需要耐心地打好多次才能通上话。而在农忙的夏季,学校的老师、孩子的家长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农田做事,很不容易找到。想想彩霞带着幼小的孩子,在和国内白天黑夜的时差中,一遍遍拨打电话,只是在一个小小的细节上,说明就是在高科技的今天,爱心的流淌也不是一马平川的,是需要坚韧的理想支持下的无私付出。


重要的是,我们用努力、用爱,越过时空、越过高山和海洋,在大洋的这边和彼岸祖国有需要的孩子“手拉手”一起向前。


彩霞想对大家说的是,传承爱、付出是一种快乐。生命一逝而过,唯有爱心是永恒的!愿每个人都是爱的使者!帮到很多的孩子!。


王本桓


王本桓先生,是最难约的义工,几次我提议的时间他都没有空。等到终于约好了时间,我认真地在手机里设定了提醒却还是在送完孩子的活动后完全忘了,忘得一干二净。等到看到本桓在微信里询问,已经是晚了一个多小时以后了。我很有些怯怯地打电话过去,道歉之后问本桓今天会不会太晚了?本桓宽厚温和的声音说:“不晚,就现在吧。”


王本桓,是二零零九年“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成立时最早的二十八个成员之一。当年,“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会长鲍俊涛先生在回中国故乡时看到有些家境贫寒的孩子,上学成了奢侈的愿望,成了几乎一无所有的家庭巨大的挣扎,深受触动。俊涛看到,不多的一点钱的资助,可以帮助一个孩子改变命运,可以拯救一个家庭,他觉得要对这样的孩子们做些事情。回美后,就是在本桓的家里,二十八个人开会决定成立基金会,为远方的故乡尽一点我们海外游子的绵薄之力。


本桓,来自台湾,是玉山科技的顾问,热心于很多社区的公益活动。也是在本桓和基金会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仁一起努力下,“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逐步走向制度化、规范化。现在基金会已经改组拥有了6个专业职能团队,分管基金会运作的各个方面,基金会成立了第一个分会,Indianapolis分会。最近,基金会又开始了内部审计工作,计划新增审计部,这样以常规化的审计工作来保证财务制度的严格执行,监督财务工作的正常运转。


一时一刻奉献爱心容易,把众多的爱心汇聚一起,透明科学地管理基金会不易,这些点滴的进展、进步,都凝聚着本桓和其他每一位基金会成员的爱心和努力。


在参与基金会宏观建设的同时,本桓依然尽心尽力地做着开信箱、收支票、登记入帐的琐事。经他牵线联系, 基金会不光资助了二百六十九名大陆的孩子,也资助了二十二名在台湾的孩子。我也因此了解到在台湾也有类似大陆的留守儿童,爸妈去大城市打拼,孩子留给了乡下的老人,家里任何的天灾人祸、疾病不幸,都一样影响孩子上学受教育。本桓通过美国在台湾的传教士、客家同乡会会长,帮助寻找需要帮助的家庭和孩子,分两次由本桓在台湾的大学同学和客家同乡会会长把钱送到孩子手中。


人生短暂也漫长,总有一些人、一些事,不经意间丝丝缕缕让我们有了牵挂,生了感情,千山万水之遥,也无法割舍得下。那些生活在祖国的孩子,那些故乡的父老乡亲,就是我们今生今世永远的牵挂,就是我们希望能拉着手一起向前走的同行人!


滴水汇聚,始有泉声,泉水淙淙,涓涓成流。泉水流淌过的地方,就有绿色,就有希望,请你们和“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会”同行。


请直接捐款到:
支票抬头请写(Payable to): Sino-USA
SINO-USA NEXT GENERATION FOUNDATION, INC.
P.O. Box 11803
Atlanta GA 30355
Email Us at contact@fornextgen.org
longtermsupport@fornextgen.org


?关注本公众号并回复关键词“当地“,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商家

本文由【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独家约稿、或整理编辑。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免责声明: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