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哈佛博士、女儿第一名考进哥大:才子刘墉如何教育孩子?

1月以前
精英说

转载 / 精英说(ID:elitestalk)

作者 / 克里斯

谈到刘墉,想必很多人都觉得熟悉。


作为华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的众多作品都畅销数年,就算你从来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一定听说过他的“金句”:


施者总有不甘,受者总有不安。
在你把自己的头塞进狮子的嘴里前,别忘记手里握着鞭子,以及先喂饱你的狮子。
只要绽放,就算短短一刻,亦不负此生。


除了盛产“心灵鸡汤”以外,已逾古稀之年的刘墉还是一枚妥妥的斜杠青年,更因全栖全能被誉为“华人之光”——


他精于绘画,一幅作品可以拍到百万元的高价;也善于主持,曾摘获台湾主持界最高荣誉“金钟奖”;更是演讲大师,谈世间万物、谈人生百态,观众纷至沓来,场场爆满……


可最令人羡艳的,恐怕还是他的一双儿女。

刘墉一家四口


儿子刘轩幼年随父母移居美国,中学时就读的就是有“小哈佛”之称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而后入读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 of Music),一路读到哈佛心理学博士,如今是心理学者、作家、音乐人。

培养出4位诺贝尔将得主的纽约Stuyvesant High School

女儿刘倚帆从小学到初中学业成绩全A,14岁便以优异成绩获美国“总统奖”,高中时更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哥大,后来又获得全奖,入读世界顶尖的沃顿商学院


要知道,培养出一个牛娃就已经很难,而老刘家的名校精英“命中率”却高达百分之百,除了优秀基因的遗传因素之外,独特的教育方法也一定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才能让两个孩子各自开花结果,拥抱明媚未来。


他让孩子考零分:教育讲求细节处的智慧


回顾刘墉的成长历程,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位十分典型的,逆境中成长的华人精英。


他9岁丧父,13岁遭遇大火,家被烧到只剩下几根柱子,一度流落街头,境况凄苦。


16岁那年又不幸患上肺病,差点错过考大学的机会。要不是秉持着顽强的斗志和逆境中拼搏的劲,恐怕也不会有后来的成功。


成年之际,病中坚持求学的刘墉以高分考入台湾四大学府之一——台湾师范大学的美术系,又一路勤学苦练,终于修得正果。


待到大儿子刘轩降生之时,刘墉已是蜚声国际的画家,又受邀前往美国高校担任艺术教授。这世上,恐怕再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面对困境,不放弃的精神是何等重要。


刘墉将当年惨遭火灾的场景画进了画里

可在家庭教育上,刘墉有时却不像个苦出身的华人精英,按理说,训诫孩子勤奋、上进、不轻言放弃、学业上出成绩会是华人父母的共同期盼,但刘墉偏偏另辟蹊径。


刘墉有个关于家庭教育的轶事十分出名。


刘轩年幼时,随着前往美国高校教书的父亲来到美国求学,可环境的变化、语言文化的不适应,让这个少年遭遇了巨大的困境。


有很长一段时间,刘轩在学校的成绩单都是一水儿的C,而他本人还不以为意:“车王舒马赫以前还考过零分呢,C算什么!


刘墉了解到情况,没有像传统“虎妈虎爸”那样对孩子非打即骂,也没有恶狠狠地命令孩子埋头苦学,拼命赶上,只怼了一句:


“你有本事就真的考个零分,我就服你!


年轻气盛的刘轩见状,干脆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个鸭蛋给父亲看看。彼时他和父亲约法三章:每次考试自己都会写满,直到考出完全的零分,父亲就不可以再干涉自己。


但很快刘轩就发现,要回答出每一道题,还保证每道题都错,其实要比考C难得多。为了实现目标,刘轩开始埋头钻研每门科目的每一道题,掌握正确的方法,这样才好在考试来临之时,故意写错,获得零分。


一开始,刘轩还是考C,后来,更低的等级开始出现,直到有一天,他开心地拿着成绩单跑来找父亲,成绩单上赫然一个“0”。


见此情形,刘墉非但没有生气还哈哈大笑,并做了一桌好菜来庆祝。刘轩这才慢慢反应过来,自己是中了父亲的圈套了!事实上,自己有能力考零分,就已经有能力考A。


面对孩子一时的叛逆与落后,刘墉丝毫没有遵循传统的中式教育方法——压迫着孩子,命令他前进,因为刘墉知道,严苛的教育手段固然有用,但有时却未必是合适的技巧。


对于父母而言,教育下一代本就是一件要调动各方面智慧的事情,墨守成规未必可取,适时的逆向教育与反面引导,反而更有用。


刘墉常和儿子谈谈心,聊聊天


严父VS慈父:儿女教育大不同


从刘墉让儿子变着法子考零分的故事中,我们应该多多少少可以感受到,在家庭教育上,他是一个极有智慧的人。


有时,智慧是比方法更高的层面,它讲求针对不同情形、不同个体,采取不同的路径。


刘墉在教育上的另一智慧,是“因材施教”。


之前提到过,刘墉有一儿一女,而两个孩子之间相差了17岁。在教育孩子们的时候,刘墉仔细思考了儿子和女儿的区别——


儿子出生在台北,初来美国时内向而叛逆,如果不好好“调教”可能会有长歪的危险;而出生在纽约的女儿心思细腻,又早早适应了美国的文化和成长环境,纯粹拿老一套的中式家法来伺候,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


思来想后,刘墉便分别对儿子和女儿制定了“严父”与“慈父”的方针,当然,仅是方针,就好比让儿子考零分一样,细节可以微调。


眼见身为新移民的儿子说英语哆哆嗦嗦,不愿主动融入新生活,日渐自闭,刘墉决定用传统的中国强权式教育来改造“儿子”。


强权式教育的第一步就是独立,发展出个体完整而坚强的人格。在家里,刘墉给儿子制订了种种规矩:严格作息,不准偷懒;自己的事自己做,还要学着自己洗衣服、做饭。


通过规矩的树立,刘墉极力让儿子的人格从原生家庭的娇生惯养中剥离出去。他不停地给孩子灌输:你长大了,可以自己处理一切,应对一切,父母不再是你依赖的港湾。


慢慢的,刘轩成长得愈发坚强、独立而自信,他能包办自己的生活所需,暑期时还外出打工挣钱,乍一看,和很多自诩独立的美国孩子没什么两样,甚至让他们自愧不如。


刘墉与儿子刘轩

独立的人格养成了,又怎么让孩子融入呢?


刘墉想到,孩子越怕什么,就越要带他接触什么。刘轩曾经害怕昆虫,刘墉就带他亲近大自然,观察昆虫,讲解知识;如今刘轩不敢开口和美国人打交道,刘墉也如法炮制。


定居美国以后,刘墉带儿子出去玩耍的次数多了起来,但自己却越来越“健忘”——不是忘记带手表就是忘记路线,每逢此刻,刘轩只好硬着头皮帮老爸询问路人,探查路线。


内向的刘轩总是别扭得不行,有时涨红了脸想要回头寻求帮助,却发现父亲站得很远。


刘轩在哈佛毕业典礼上


直到某天,刘轩能坦然用英语交流,发现问题并加以解决,才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


“融入”,是一个主动的过程,是在千千万万次的实践中,独自探索发现的经历。


正是在看上去有点“残酷”的强权式教育下,刘轩很早就懂得了自立,懂得了向外探索的有趣。成年后的他独自探索多个可以深耕的领域——又是哈佛高材生,又是心理学者,又热爱音乐与写作…… 不能说和教育没有关系。


和儿子相比,刘墉却对女儿骄纵得不行。


只要不是太过分地违反原则性问题,女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刘墉从不会加以斥责,怕伤到小姑娘的自尊,引得她“伤春悲秋”。


刘墉与女儿刘倚帆


刘倚帆很聪明,而且比哥哥要学霸得多,有时一边玩电脑,一边听音乐,一边做功课,还能拿回来门门全A的好成绩。


由于父亲几乎不约束自己,刘倚帆玩嗨的时候,凌晨两三点还在刷剧,要是换成刘轩,估计早就被勒令休息了,可刘墉却只是漫不经心地提醒了一句,便不再管女儿。


第二天,赶着去上课的刘倚帆头晕脑胀,无精打采,这才意识到规律作息的重要性。


刘墉对女儿的“慈父教育”,在于尊重出生在美国的女儿的自主性,他对女儿有充分的自信,相信调动女儿自我调节的能力,会比严格规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效果更好。


女儿步入青春期以后,一度迷上了前卫的露脐装,刘墉其实是很看不惯的。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醒,这样穿可能会着凉。


等到女儿真的因此而感冒的时候,她才灰溜溜地把露脐装收了起来。就这样,在看似异常宽松的家教氛围中,刘墉反而做到了许多中式“虎爸虎妈”都做不到的事。


刘倚帆从沃顿商学院毕业

父母是孩子的风筝线:把握方向,也学会放手


在对待儿子女儿的教育方针上虽然各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共通——


在刘墉看来,孩子就好比父母手心里攥住的风筝,最终必得放TA飞翔,给TA自由,但刚刚起飞之时,的确需要通过风筝线把握好方向,免得风筝跌落或缠绕住异物。


因此无论化身“严父”抑或“慈父”,在重大的原则性问题上,刘墉始终保持了清醒。


随着儿子步入青春期,开始有了恋爱的苗头,而刘轩交往的对象,则是一个身着奇装异服、抽烟喝酒、举止粗俗的“小太妹”。


对此,刘墉显现出中国父亲强势而不通情达理的一面,逼迫儿子与那个女孩分手。父子间没少因此大动干戈,最终,儿子妥协。


长在美国的女儿,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概念并不清晰。有时仗着父亲宠爱,连中文都不好好学,更没把“中国人”的身份当回事。


只有在女儿不好好说中文、了解中国文化的时候,刘墉才会大动肝火,勒令女儿一遍遍地重读,学不好就不准吃饭。


刘倚帆从没遇到过这种委屈,但唯有如此,才懂得华裔血统与学好中文的重要性,懂得人不能忘本,尊重起源是为人之根本。


可以看出在根本的问题上,刘墉头脑清醒,绝不让步,他没像许多西方父母打着“给孩子自由”的旗号,对很多事不闻不问,而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重大事宜绝不松口。


但刘墉也绝不是那种为孩子包办一切的人。


待到儿女双双成年,刘墉一改从前“这也管那也管”的面貌,给了孩子们最大的空间。


刘轩念哈佛念到一半,突然心血来潮地想休学去阿拉斯加,本做好了偷偷溜走的准备,没想到父亲却大手一挥:“想去你就去!”


刘倚帆从哥大毕业以后,提出要去从没去过的北京,孤身“北漂”几年,刘墉也不过问。


孩子们长大后,刘墉最常说的话就是,“你翅膀硬了,可以飞了。” 在选择志愿、求职就业和婚恋情感等方面,刘墉再也不会干涉,而是保持了佛系,孩子爱干嘛就干嘛。


在刘墉的教育智慧中,没有一味地学习中式“虎妈虎爸”,把孩子当成私有物品,以自己的意志强行灌输;也没有像西式家长那样只追求和孩子做朋友,给他们绝对自由。


刘墉采取的,是一种中庸的平衡之道——孩子是我们手里的风筝,把握好方向是父母的责任,但该放飞的时候就放飞,做父母的要体面地退出,目送着他们飞往新天地。


很多人都羡慕刘墉,年过七十,和太太恩爱如初,孩子们各自拥有成功的事业与美满的家庭,刘家第三代,也在茁壮成长中。


刘墉全家福

不幸的家庭或许各有各的不幸,但幸福的家庭一定相似——一个好父亲/母亲,用独具匠心的教育智慧,为后代撑起一片蓝天。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来自公众号精英说(ID: elitestalk),作者克里斯。版权归原作者及媒体所有。



最新美高招生快讯


St. Mark's School(圣马克学校)

FS寄宿排名13,评级A+



招生要求:2019-2020申请季招收9-10年级中国学生,8-10个名额,托福要求100,SSAT要求82%,要求维立克;上一年已录取中国学生托福109,SSAT85%。


学校简介
地理位置: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麻州,距离波士顿45分钟车程
学校概况:9-12年级,规模326人,中国学生25人左右
学术:毕业生最新SAT 1363,ACT 31(美高Top5%);2014年取消AP课程;Class of 2020平均GPA 3.56
升学:中国学生2019毕业走向2个宾大,2个哥大,1个布朗等
学校强项:古典文学、STEM、机器人(多次获奖)
体育特色:男子冰球,女子曲棍球


进入FS小程序,点击“行程”页面即可查看最新美高招生官访华行程


推荐阅读

父母放飞,家有儿女在哈佛

宽容教育铺设孩子健康成长的大道

贝聿铭18岁留美,辗转宾大、MIT及哈佛,他说:风雨再大不过弯弯腰而已

在他身上,是中西两个世界的圆融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