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是一场大型的“变形计”

deer


本文授权转载自:孜循Edu

ID:zixunedu666


留学便是一场大型的“变形计”,把我们从父母搁在心尖儿上的“掌上明珠”变为背井离乡,独自在海外求学的“空巢青年”。


父母们怀揣着望子成龙的心,忍着痛将我们送出国,为的是我们在更广阔的天地里,在学历和见识上,实现一次华丽的“变形”,在将来有更好的前程。


然而,这场拥有美好初衷的“变形”之旅,并非都有美好的落幕。



那些被寄予众望的孩子们,许多在国外自由与轻松的环境下,如列车脱轨般慢慢脱离了控制,如同被圈养的鸟第一次飞出铁笼,无限地渴求外面“自由”。


接着,便从优秀渐渐沦为平庸。


近年来,留学生数量飙升,也越来越低龄化。这场出国“变形计”,终于迎来了它的高峰。


这场“变形”究竟是“破茧成蝶”的升华?还是“外强中干”的腐朽呢?


01

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对于很多人而言,蹦迪是一种减压的方式,但并非所有人都乐在其中。


有一些人,并非热爱蹦迪的热闹,只是在这种热闹里,掩藏自己孤独的痕迹。


我的朋友小九是才来多伦多的学生,以前在国内的他是“别人家的孩子”的代名词,课余外就和朋友打打篮球,或者去江边骑车。


是迷妹中的“阳光白衬衫学长”,是老师眼里的“长正了的好苗子”。


但是,“别人家的孩子”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即使他是一位好学生,但终究他也还是个心智未成熟的男孩子,骨子里刻着爱玩的天性。


在国内高压的环境与父母的督促下,他已经压制自己“玩乐的欲望”十八年,也逼迫着沉默内心的自己十八年。



俗话说,“不在沉默里爆发,就在沉默里灭亡。”


他内心被压制的渴望,终于在出国后的一年里,全都爆发了,毫无征兆却又来势汹汹。


从最开始每周末和朋友去Rebel蹦迪喝酒,权当适应“留学生活”,顺便避免孤单。


由于是周末,所以回宿舍晚点实属正常,那时候他常常告诉自己:“没事我只周末玩一下,平时认真听课好好学习,也不影响我的生活,还可以适当解压。


可是,邪恶的种子一旦种下,便以那十八年来的渴望为肥料,开始肆无忌惮地生长,伸出触角,向更放肆的地方延去。


直到后来,他搬出了学校宿舍,和在外认识的“酒友”一起生活。


离开了学习环境的他,也渐渐开始翘了那些有Web Option的课,全囤到考试前一周,再疯狂补笔记补视频;


再到后来,他甚至连网课都不看了,只等考前在各个补课班报道打卡。


如今,他的生活便成了每天喝到凌晨五点回家,睡到下午五点,再起床洗头洗澡,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又出门喝酒蹦迪了。



他跟我说,其实,他根本不喜欢喝酒,感觉总有一股苦味,也不喜欢蹦迪,因为音乐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常常听不到周围朋友的说话声。


的确,在那样的场地里,自己内心的声音都会被淹没,更何况朋友的话语声呢?


其实,他的内心每天都充斥着对父母的愧疚,又时常与和朋友潇洒的渴望冲突着,让他觉得出国后的日子特别难熬。


每每想着要“改邪归正”,便又在三两朋友的呼声下,被内心的恶魔牵着鼻子走了,每每自说着“今天是最后一次”,可“明日何其多?”

 

02

变形,是要付出代价的


父母付出了他们的金钱,而我们付出了自己的青春。


我相信,这场留学变形计,最让人担心的便是那奇怪的、难以抑制的虚荣心。


说实话,出国留学的孩子们众多,其中不乏混吃混喝的富二代来国外,只为求一个镶满金边的毕业证书。


他们的家庭条件注定了他们的高品质生活。


“从头到尾都是人民币”这句话,不仅能用来形容女人,更能用来形容他们。


小T是和我一起来多伦多上大学的朋友,我们在国内的时候时常约着一起学习,一起玩,一起申请大学,后来都被多大录取,入读MGT。


我们的家庭都不算富裕,他的家庭更是单亲家庭,供孩子出国留学读书也只能算勉勉强强。


那时,我们常在路边撸着10元一大把的串,挤着人头攒动的地铁三号线,手上拿着一杯不加冰的“一点点”奶茶。


虽然生活拮据,穿着普通,但日子过得很单纯,梦想也很单纯。



可是,自从搭着MU207的东航一起落地多伦多,我仿佛觉得,有些东西在慢慢变味,我们的生活仿佛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他的朋友圈慢慢出现了我从未见他用过的东西,比如“Supreme与Swarovski的联名卫衣,Off White与Nike的联名跑鞋。”


这些本远离我们生活的“高端奢侈品”以越来越高的频率出现在他的朋友圈里。


我的内心充满了疑问,但碍于他的家庭特殊,我也不好多问,以为是他父亲看他考入大学,专门给他的嘉奖。


那时我还时常窃喜,身边的朋友变成了“高富帅”,但还是没忘记我这位老友,物质没有将我们分远。


有些秘密就是这样被封存,如果不拆开,它也许会淌着时间的长河漂到很远很远,最后被忘却。


但有些秘密,仿佛就是要被人知晓,一阵微风,都能打开沉寂它的瓶盖。


半年前,小T被我强行拖着去图书馆准备Final,恰逢Summer的学费账单更新在Acorn上,MGT的学费从4980/门涨到了6000/门。


我趴在桌子上,头偏向他,问:“小T,这个学费涨的太快了,我真担心我家供不起我了。


他回答我说,“没事,反正你成绩好,三年毕业能省下第四年的生活费。


“说到生活费,我真感觉我父母给我的前支撑不起这边的消费水平,但我实在难以启齿。


“没事啊,你Drop几门课当生活费呗,我就是这样的...”



我还记得那天阳光很灿烂,透过图书馆的窗户洒在他眉梢。


坐在我面前的是我从小认识的少年,爽朗干净,但那天的阳光仿佛刺穿了他的眼睛,那里面不再是那么单纯,不知什么适合掺了很多杂质。


这个浮躁的生活改变了他,也改变了我们的关系。


我终于明白,不是物质未曾把我们分远,而是把我们分得太远,远到我已经看不到中间得鸿沟,却还单纯地以为他依旧是曾经的他。


那一张张奢华的图片背后,我仿佛看见了他那孤独的母亲,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落下一滴滴思念的泪水,再用沾满拙茧的的双手粗糙地拂去。


虚荣,让我们沾满铜臭,让我们与真实的我们,擦肩而过,再渐行渐远。


我相信每位留学党的身边都有一位“小T”,透支父母来满足自己一时的欲望,走在时尚前端的他们渴望收获他人羡慕与肯定的眼神。


他们太渴望了,太渴望了,以至于忽略了父母殷切的眼神,与自己当初单纯的梦。

 

03

我们自以为是的“海归”见识,让我们眼高于顶

 

除了放纵与虚荣外,最让人寒心的便是喝了几年洋墨水,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


前几个月回国时,恰逢母亲家的一位表姐与表姐夫来我们城市旅游,虽说平时不联络,但好歹是远亲,我们家也就象征地招待了几日。


可是,从英国回来的表姐夫并不待见我们这家“穷亲戚”,他似乎总是很忙碌,一直看着他的手机屏幕,或者把头埋在电脑里“处理公务。”


而我,就算是有些关于国外的问题想要请教,也无从下手,一是我从未去过英国,实在不知道英国和加拿大有什么教育上的共同点,二是他实在“太忙”,仿佛没时间回答我的疑问。


直到有一天,母亲为我订回多伦多的机票,问我停在哪一个机场,我告诉她是YYZ时,才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


而也是那时,他才知道,这家“穷亲戚”里也有一位“留学生。”


聊到国外的事情时,他总是格外热情,我们一起吐槽国外的公交系统,一起期盼“支付宝微信支付”在国外的普及,又一起畅聊五大湖的美景。


那时候的我,不愿意确又不得不去相信,他之前的冷漠,不是因为他的忙碌,而是他的现实。



无独有偶,前几日我身边Summer回国的同学也在微信上跟我吐槽她国内好友的“无知”。


她跟我说,她在国内上大学的朋友们根本不理解Specialist和Major的区别,也不理解为什么我宁愿做一年的Coop Work Term,也不愿早些回国。


“每次看他们的朋友圈,总是一大堆玩乐和自拍,真是没有上进心!大学了还留在同一个城市,难道都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真是没见识的小家小户!” 


她说,更令她受不了的便是每次聚会,都让她秀两句地道英文,抑或是帮些男同学们买猛龙夺冠的球衣。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觉得自己无法和他们交流!” 


我告诉她说:“你们班上就你一个人出国,其余的基本都留在本地,一别就是一年。你好不容易回趟国,大家稀奇你,对多伦多感到好奇,这也是正常的。”


 她说:“别跟我搞什么道德绑架,现在跟他们聊天都头痛,土里土气的,感觉他们看我就像戏猴,我以后真不想回来了!每次拉着我跟他们说国外的趣事,说什么说!我又不是说书的!”


我内心无言。我想,如果我是她的朋友,看到这些话,应该很心寒吧。



她的学历,她的见识,她的优秀,都注定了她和她国内朋友的不同,但这个不同绝不应该是高高在上。


她觉得的“土里土气”的那些朋友,又何尝不是原来的自己呢?


我们自以为是的“海归”见识,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理所当然地以自己的水平去要求别人,去期盼同等高度的互动,甚至让我们眼高于顶,出言不逊。


事实上,那些我们所厌弃的“土里土气”的人,正是心底里最关怀、最包容、最渴望我们过得幸福的人。


“世上朋友众多,真心待你好的无二三。”


而那些从未有与“利益”挂钩的玩伴,却永远用最纯朴的姿态,包容“桀骜不驯”的我们。

 


留学注定是场不平凡的“变形计”,它不是那档名叫《变形计》的综艺,而是更为冷酷的现实。


在留学这条路上,我们怀揣着美好的盼望启程,中途会遇见各类阻挡我们前进的“妖魔”,一路上跌跌撞撞,让我们逐渐变得孤独、变得虚荣、甚至变得眼高于顶。


时间湍流,社会浮躁,它也许会改变我们磨灭我们的锋芒,褪去我们的单纯,但永远不该让我们背叛自己的初心。


最好的变形,是外面世界的繁华,唤醒内心的灵魂,并直面它,与它共处共存。


希望所有留学生都能在这条坎坷的道路上,与自己对话,做自己的主人。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