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2年赚回45倍价!抢钱新秘招 让股票大师自叹不如

1月以前

近几年,中国“炒鞋”市场出现一波“暴富现象”,网上流行着一句话“炒房不如炒股,炒股不如炒鞋”,似乎描述这股疯狂的热潮,一双潮鞋两年涨价45倍,炒鞋真这么赚吗?又是如何赚的呢?


炒作鞋行情 10倍价只是基本


中媒“中新经纬”深入探究这个现象,2017年9月,Nike旗下Air Jordan和国际潮牌OFF—WHITE合作,设计了一款名为OFF—WHITE•Air Jordan 1的球鞋,这款鞋每双售价1499元人民币,不过官方发售后没过多久就被炒到1万2000元人民币(约1744美元)。而一双白黑红配色的AJ1,短短两年价格也一路飙涨到7万元人民币(约1万170美元),涨幅超过4500%。


2018年,Travis Scott和Air Jordan合作,一双售价1299元人民币的球鞋,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价格直飙至8000元人民币(约1162美元)。


一位二手潮鞋店主称,“一般鞋子的拿货成本在1000元人民币(145美元)左右,但二级市场可把价格翻炒10倍以上去卖”,炒鞋人把鞋炒出了惊天价,先割一轮囤鞋炒鞋的散户,再割一轮老老实实自己买自己穿却无缘中签的消费者。


玩饥饿行销 品牌方也是共犯


一名潮鞋玩家表示,鞋子可以被炒主要是由于“饥饿行销”,物以稀为贵自然价格就高。据不完整统计,限量款球鞋的发售数量和排号数量基本可以保持在1:6的状态,也就是说,排队的6个人,只有1个人能幸运地买到心仪的鞋子。


这名潮鞋玩家说,其实炒鞋的市场并非民众自发的,而是由于品牌方的限量销售,从而导致“鞋贩子”的出现,最终拉高了价格。他认为,要想杜绝炒鞋现象只有品牌方加大出货量,但目前,品牌方或许是默许了炒鞋这一现象。


一鞋真难求?炒家雇人抢断货


除了散落在大陆各地的“鞋贩子”,在炒鞋产业链上还有一个有分量的角色,就是“庄家”。


第一财经曾报导,2018年11月,一款AJ联名鞋在昆明发售。一个东北炒家坐飞机赶到昆明,以一人200元人民币(约30美元)的价钱临时招了50个人排队抢鞋,昆明市场总共投放26双,这个炒家就“吃”下21双。


这些庄家有着大量的资金流,瞄准了某款限量鞋畅销色和鞋码疯狂扫货,制造“一鞋难求”的假象。这些庄家一般是雇佣大妈大爷们去实体店排队抢货,男款的40-45码、女款的36-37.5码为“黄金尺码”,是庄家扫货的主要鞋码,庄家只需买断主力货品就可以提高球鞋价格,并拉动其他尺码的价格上涨。


炒作潮鞋获得的暴利也立刻被假鞋制造商盯上,中新经纬客报导称,被炒至万元的Adidas“椰子鞋”,高端仿货售价只需要200多人民币(约30多美元)即可入手,而数千元的AJ,在高仿商手里也只要1/3的价格。


一名炒鞋玩家收藏的潮鞋。 (新京报)


门槛比车低 年轻人靠鞋炫富


大陆潮鞋消费主力以“90后”为主,据“闲鱼”6月潮鞋榜数据显示,潮鞋爱好者每月花1300元人民币(约189美元)在鞋子上,男性比女性消费高40%。


潮鞋玩家指出,大陆的炒鞋市场出现了一些畸形现象,第一,由于大陆的明星效应比国外强太多,“脑残粉”的消费实力带动了一些盲目跟风的消费者,包括了未成年孩子,如果买不到真的就去买假货,尤其是“鞋贩子”支付少量“辛苦费”后让大爷大妈们人去抢货,从而达到操控市场价格的目的。


球鞋的炫耀成本与买房、买车相比,成本要低很多,但带来的愉悦感是一样的,有网友嘲讽“你们不懂,这鞋子穿上之后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胃口也好了”、“我买超过五百的鞋都要仔细考虑考虑,上千基本上称得上慎重了,上万不可能”,“反正加价鞋不买,抽得中就抽,抽不中买打折其他款,不过总有傻子愿意加价就是了”;但也有人表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都愿意花七万买,咱能说啥”、“得让人家有钱人有点乐趣吧,为啥人家吃的用的非要跟你们这些个普通人一样?”


不只是鞋子 限量踢也有市场


另外,不仅抢潮鞋,就连潮衣也抢翻。日本UNIQLO与美国当代艺术家KAWS合作的“KAWS:SUMMER”系列六月在大陆发售,开卖首日民众疯抢,有人像“活尸”般从半开的闸门中俯身钻进场内,也有“百米飞人”赛跑,甚至还有上演“格斗”场面的,部分店铺的衣服在3秒内就被全部抢光,连穿在模特身上的样衣也被扒了下来,售价仅99元人民币(约14美元)的产品立刻在二手市场炒至近千元人民币(约145美元)。


【声明】内容及图片整理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