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全景拍了世界知名大教堂,每一幅都美的就像上了天堂

1月以前


来源:丹尼尔 | ID:MRDANIEL777




“时钟在教堂里栖息,沉静地嗑着时辰。” 许多年前,顾城在《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这首诗里,写下这么美丽的句子。


在许多人眼里,教堂的风格无论是简朴,还是气势恢宏,都是当代建筑的典范,许多人在浮躁的社会中疲于奔命,只有回到教堂,才能短暂驻足并安息。


在这个复杂世界,我们需要信仰和希望,需要爱与信心。尘世的阴谋阳谋,可以换取尘世的富贵荣华,却给不了我们灵魂的富足,灵性的满足。只有在教堂,我们才能真正放下一切,坦然享受安身立命的内心祥和与宁静。


摄影师皮特 • 李,使用全景摄影,为世界各地已经令人惊叹的教堂建筑,引入了新的视角。通过捕捉整个天花板和支撑柱,让观众有机会感受,站在这些宏伟建筑中心的感觉,同时也获得了庄严而肃穆的神性洗礼。




每个人都拍摄过全景照片
但只有皮特拍摄的全景图
不仅完整呈现了建筑外观
还诠释了建筑独特的语言



我们所有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次,会拍下一张全景照片,拍摄整个海的海平面,一座城市的天际线,或山脉的轮廓,但我们肯定达不到皮特 • 李的拍摄水平。


这位获奖的摄影师与潮流背道而驰,他决定捕捉他最喜欢的主题,即建筑,尤其是世界上一些最著名、最美丽的教堂。在他拍摄的作品里,你可以欣赏这些建筑的美丽和非凡的对称性,恢弘而庞大的立体感。


只有在皮特的镜头里,你才会发现走进一座建筑的特殊视角。因为当空间、阴影、灯光、形状都有了全新的外观,摄影师用一种绝对逼真的方式,将建筑如实呈现在你眼前时,你对建筑本身,会有产生亲临其境的快感。


皮特没有使用全景摄影,来捕捉风景和天空线,而是捕捉了建筑的美丽对称。


照片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教堂内部伸展时突出的对称性。这一元素赋予了作品整体的平衡。根据太阳可能在头顶的位置,每个空间中的形状和阴影会有所不同,当太阳在某个位置时,这可能会对照片造成很大的干扰。


皮特说,观察一个完整的三维空间,给了我们一个超出眼睛所能看到的视野。它让我们脱离现实,重塑我们对形状和形式的感知,创造一种对另一个世界的感觉。我希望将超凡脱俗的本性传递给观众,鼓励他们暂时走出现实。




皮特通过独特的摄影手法
让建筑摄影兼具细节写实
同时具备古代壁画的恢弘
让摄影成为有生命的艺术



皮特是一位居住在伦敦的艺术家,他主要关注建筑摄影,并且通过优秀的建筑作品,获奖无数。他善于捕捉大教堂惊人的对称,庞大的规格,以及每个教堂独特的细节和颜色,来征服观者的眼睛。


通过对大教堂独特美的诠释,皮特开始被很多人喜欢。尽管事实是,对于建筑感兴趣,尤其是建筑摄影感兴趣的人,寥寥无几。


皮特正在用大型壁画般的摄影形式,向公众展示他的高分辨率全景图。在后期制作中,这些照片有某种科幻效果,因为图像超现实,它创造了一个人眼永远无法同时看到的奇观。


同时,摄影师对于光线的精准把握,更是让大教堂在不同时间,散发着不同的氛围。虽然我们只是看着照片,但却能在写实的照片中,产生置身其境的梦幻感。


很多时候,当教堂的灯光亮起来时,你好像能看到祈祷的人群,听到祈祷的声音。当晨昏时节,薄弱的微光射进教堂时,隐隐约约的钟声响起,教堂外的人群,忘记手里正在干的活计,都会忍不住抬起头,注视着教堂的方向,屏息静听。


对于观者而言,他们所感兴趣的除了逼真的细节写实,独特的摄影技法,更多的是教堂本身所具备的辉煌之美。


陈丹青曾在《无知的游历》里,发出如此的感慨:古人多么懂得尺度与比例。现代摩天楼的体量与高度远远超过了古教堂,惊人,险奇,但无涉崇高伟大。


教堂的尖顶或圆顶不是句号,不是终结,而是引视线指向天际,为无形的上升感与消失感,赋予有形。


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发展,城市的建筑如何栉次鳞比,但再恢弘的建筑,都无法取得大教堂那样,摄人心魄的神性之美。


当你置身于大教堂,你也许会在平静的沮丧中,意识到自身的渺小与单薄,意识到人的脆弱和有限,明白只有依靠上帝的指引,才能寻找永恒的安然宁静与智慧真理。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