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最后一刻 检方:767天漫长等待 正义须伸张 被告须判死

1月以前

点关注「旧金山世界日报」官方唯一公众平台

郑重声明 本篇内容为世界日报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任意转载、重制、复印使用。


从中国到香槟伊利诺大学不到两个月的章莹颖,绝不愿意克里斯汀森(Brendt Chirstensen)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见到最后一个人,检察官尼尔森(James Nelson)17日在结案陈词时,指着坐在被告席上的克里斯汀森说,检方理解判死对被告家人可能造成的痛苦,但「这个痛苦的来源是坐在椅子上的被告」,他说,经过767天的漫长等待,「是时候了,正义必须伸张,被告必须判死」。


17日结辩陈词吸引许多媒体到场。(特派员黄惠玲╱摄影)


陪审员仍未达协议 18日继续讨论


17日的结辩也是章莹颖命案审判的最后一天,双方结案陈词告一段落后,陪审团立即进入法院会议室进行讨论,直到17日下午5时,陪审员仍未对判决达成协议,法院宣布18日上午9时陪审团将继续讨论。


被告母親(右)、繼父(左)17日上午到場聆訊。(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辩护律师哭求陪审团:放被告一条生路


辩护律师波拉克(Elizabeth Pollock)在审判量刑阶段的结案陈词时,希望陪审团考虑克里斯汀森从无犯罪纪录,从小个性温和,且家庭有酗酒与心理疾病病史,他长久以来也努力与自己的忧郁、焦躁症对抗挣扎,也曾多次求助专业机构,然而最后却失败了。她说,曾经想要努力挽救自己的罪犯,不该被判死,而且终身监禁等于他的后半生都必须生活在棺木中,没有任何保释可能,她最后并哭着站在克里斯汀森身后,恳求陪审团的仁慈,放被告一条生路。


检面对陪审团:正义在那里 待你们落实


尼尔森在法庭上向陪审团表示,被告绑架、强暴、勒颈、刺伤受害人,并予以分尸,这些恶行只有判死才能伸张正义,他说,从案发至今已经过了767天,一个受到大家喜爱的女孩就这样消失了,「正义就在那里,只待你们落实」。


他接着逐一列举被告必须判死的理由,包括绑架致受害人死亡;棒球棒、床垫上有章莹颖DNA,而且根据调查,被告早有计画杀人,明显是蓄意绑架谋杀,这些情况均符合「法定加重原因」(statutory aggravation factors)、「非法定加重原因」(non-statutory aggravation factors)的判死标准。


检:被告入狱表现良好 是为争取免死


尼尔森说,被告也缺乏悔意,从案发后他还向警察、FBI干员说谎,企图掩盖罪行,还参加了祈祷章莹颖平安回来的音乐会,更向女友夸耀「他们都是为我而来」,他也指控被告入狱至今表现良好,是因为他知道必须这样做,才能为自己争取免死,他也鼓励陪审团互相讨论达成一致判死决议。


波拉克接着上场进行结案陈词,她说,被告从审判开始第一天就直接认了杀害章莹颖,从来没有想要逃避或找借口,「我今天也不是想为被告开脱,而是要让陪审员能够更了解被告过去20几年的生活全貌。」


律师:判死或无期徒刑 被告都注定会「死」


她说,陪审团不管判死刑或无期徒刑,克里斯汀森都注定会「死」,只是「接受注射或服药死亡」或「住在宛如棺木中的监狱而死」的不同。


波拉克说,被告从小就有梦游、忧郁、焦虑等病症,15岁时还试图自杀,高中到大学,他更因这些状况导致学习起起落落,而他在这期间也接受过心理咨商与治疗,尤其2016年12月后,他的婚姻出现问题,而没有朋友的他向来视妻子为唯一仰赖对象,种种「完美风暴」导致到在隔年6月9日犯下可怕案件。


律师走到被告身后哭泣:他不是那么糟糕的人


她表示,曾经对自己的问题努力挣扎并试图求助的人,不应该被判死,而死者已矣,处死被告于事无补。她指着被告说,陪审团判决他无期徒刑的话,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穿着一般的衬衫、长裤服饰,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监狱外,因为他再也不可能出狱。


波拉克接着走到被告身后,按着其肩膀边掉泪边说,「我们四个辩护律师过去两年,都与被告站在一起」,「他不是那么糟糕的人」,克里斯汀森这时也激动落泪。



往期精彩回顾
专家:未来1周恐发大地震!湾区7条断层 你住哪一条?
2侨领遭非裔残暴攻击 华人不敢上唐人街华埠
湾区太贵想迁居?退休住这5城市 每月开支不到1500元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湾区世界日报官方公众号

   每日推送最新湾区资讯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