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衰老变成了一件可以轻松调侃的生活日常

2月以前




衰老:抛弃以往的宏大与沉重,


变成了一件可以轻松调侃的生活日常。


被人夸书法苍劲老辣,

其实是手抖。




忽然发现,

我的年纪已经比妈妈还大了。



说的要白头到老,

现在我秃了顶,你染了发。



早上起床,

状态不错,去看看医生吧。


因为太寂寞,

和电话诈骗犯聊了好久。


终于,

我还清了房贷,

住进了养老院。



发现存折上写着银行密码。



体检完之后,

妻子突然温柔起来,

这让我害怕。



遗书上写着“全部留给妻子”,

那是她的笔迹。



好想再犯一次的病是相思病。



给我的猫起了个初恋的名字。



下了奔驰,我要换乘轮椅。



偷吃孙子的糖,

死不承认,嫁祸给猫。



“下辈子也要在一起哦!”

我对狗说。



怀旧金曲都太新了,

根本不会唱。



“给我打钱!”

电话里是儿子的声音,

果断挂了。



头上没几根毛了,

理发也不打折。



曾经也想要自由和时间,

现在多到手足无措。



吃饭八分饱,

还有两分用来吃药。



亲爱的恋人啊,

我现在终于有空又有钱了。



真好吃啊!

虽然忘了刚刚吃了什么。



退休了,手上只有养老金,

爱出轨的毛病也治好了。





“快吃奶,你不吃爷爷吃呀!”

爷爷逗孙子。




人生,已经不迷茫了,

但总是会迷路。



想停就停,想走就走。

随时上车,都有座位。



要是知道死期就好了,

这样我就会把存款都花完。



没有孙子盼孙子,

有了孙子成孙子。



嘴上说生无可恋,

地震来了,跑得比谁都快!



现在,会温暖的迎接我的,

只有热马桶圈。



老夫对少妻说:“你伺候我比养猪强,

每月还有几千元退休金。”



拍了遗像,

说我笑过头了,不让用。



心怦了一下,还以为是爱情,

其实是心律不齐。



家庭和谐的秘诀:

少说话,多出门。



所谓老年爱情:

接个吻,都惊动了假牙!



“饭做好了!”

这是今天唯一的对话。

来自电饭煲。



“老婆子啊,

把对狗的爱分一点给我吧!


作者:艾红旭,1944年生,祖籍河北束鹿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创作中心人物部主任、黄土画派画家。陕西人民政府参事研究员,陕西书画院常务院长、长安画派美术馆副馆长。


THE END

好书推荐

喜欢的朋友一定要点  在看  哦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