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艺妓到第一夫人:她把一手烂牌,打得风生水起

4月以前

经常看日综的小伙伴们一定认识下面这个女人。日本人都尊称其为デヴィ夫人(黛薇夫人),高中都没有念完的她,19岁时与印尼开国总统苏加诺一见钟情,遂成为他最宠爱的第四位妻子。

 

叫根本七保子,是日本家喻户晓的传奇女性,也是印尼开国总统苏加诺的“黛薇夫人”。当过艺妓,坐过牢,年过五十拍全裸写真,她活成了最率真的女王。



人生初选择:15岁当艺伎

黛薇夫人生于1940年,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原名根本七保子,父亲是地位低下的木匠。1955年,15岁的七保子参演了一部当时颇流行的电影。

虽然只是个没有台词的学生角色,但七保子竟因此放弃学业,去东京帝国饭店俱乐部做艺伎,用赚来的钱供弟弟读书。



十六七岁的七保子在客人间非常吃香,受到了很多上流人士的追求,甚至还有送她钻戒向她求婚的。然而,要么是发现恋人背着自己偷偷与太太联络,自己不过是逢场作戏的对象;要么害怕幼小的自己需要陪一个老人度过余生,七保子终于都没有将自己托付给谁。


她只是想多挣点钱,给母亲买一个她渴望已久的洗衣机,给弟弟存够上大学的费用,但她的弟弟却因无法理解姐姐的所作所为,而在大学里自杀身亡。




“夜明珠”成了“黛薇夫人”


根本七保子19岁就已经成了头牌艺妓,那一年,印尼第一任总统苏加诺访日,她有幸在总统面前跳了一支舞,却已经把56岁的苏加诺迷得神魂颠倒。



于是她被当成礼物,被火速送往了雅加达的总统府,他们称她是送给苏加诺总统的“夜明珠”。19岁的根本七保子并不懂得自己是政治砝码,也不知道什么是美人计。她还有着少女的天真,也充满了女人的风情



在正式结婚之前,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七保子的存在,七保子被安排在一处隐蔽的居所,到了傍晚会有车接她到总统官邸与总统幽会。不能社交,隐藏自己的存在,让七保子渐渐觉得自己要枯萎了。她想去雅加达的大学念书,但是总统不许。


三年之后,59岁的苏加诺和22岁的七保子在总统府秘密举行了婚礼,成为了总统的第四任妻子。她被赐名为“拉托娜·莎利·黛薇·苏加诺”,于是有了后来的“黛薇夫人”



苏加诺总统对她实在是爱得入迷,他撤走了身边的美女侍卫,独宠她一人,带着她出席外交活动。甚至为她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以她弟弟的名字命名为“八曾男宫”。


就在这段时间里,苏加诺先后用印尼共和国总统的信笺给她写了两道手谕。一道是结婚前的1961年3月20日写的:“我假如死在根本七保子前头,在她死后,望将她埋葬在我的墓地旁边。”另一道是婚后不久写的:“我有一个衷心热爱的妻子,她名叫拉托娜·莎利·黛薇。黛薇死后,将她葬在我的墓穴里。我希望永远同黛薇在一起。”



她出任了日本-印尼友好协会会长,才25岁就已经结识了很多政府要员和政商名流。她没读过什么书,却对这种权力的气味迅速适应。


她曾是苏加诺和时任日本首相池田勇人的秘密信使,协助进行了很多“桌面下的交易”。



流亡坐牢,回归故土一脱成名


1965年,印尼突发军事政变。总统苏加诺在大难临头之际任然心系黛薇夫人,据说他将大量财产转移到了瑞士银行,这也成了日后流亡中的黛薇夫人跻身上流社会的资本。


当时怀孕的她被安置流亡到法国。后来苏加诺去世,她生下女儿,继续在法国流亡。凭借美貌,黛薇很快就被法国社交界誉为“东洋珍珠”。在这期间也多次传出恋情,但始终没有再婚。

每次一谈起那段法国生活,她就感慨不已:“那时候我年轻,美丽,有名誉,还有不少财产。人们都急切邀请我到各地做客。”



1992年,黛薇夫人刚去美国不久,遇到了菲律宾第四任总统的孙女明妮。两人的聊天并不愉快,黛薇揶揄明妮的志向,明妮翻出她艺妓的历史,于是黛薇被激怒了,用玻璃瓶把明妮砸破相,缝了37针,她也被判了60天的监禁


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时,黛薇夫人再次语出惊人,说监狱生活就像“住学生宿舍一样快乐”。



1993年,她以53岁的高龄出版写真集《秀雅》,其中的大部分照片都是全裸照和纹身展示,一脱成名。此外,黛薇夫人也活跃在日本各家电视台的综艺节目,并出版书籍批评日本演艺圈和文化界。


她说:“我说话太直,不会外交辞令,一张嘴,人们就害怕。”



老年依然爱挑战、爱折腾


步入老年的她依然喜欢折腾个不停。穿着拖地的长裙在T台上走秀,竟当场撤掉裙摆变成迷你礼服,令人瞠目结舌。



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都高难度的极限运动,跳伞、冲浪,她都敢于尝试。钢管舞跳起来一点不输任何人。



"我从来都不害怕挑战新鲜的事情,我害怕的是我失去了挑战新事物的勇气"


她说,“生活总这样,你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只要过好自己,对自己满意就行啦!”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