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签证官都认识他!所以给他的母亲发放了探亲签证

10天以前
关注艺术的

留学

艺中人

是一个艺术的专属空间

佳音如水

乐如其人

透过他们的眼

你将看到怎样的世界


抛却舞台上的光鲜亮丽

摘掉人人羡艳的头顶光环

艺术的外衣下

包裹着怎样的灵魂


社会赋予了艺术人

特立独行的标签

既如此

见字如面

闻香识人

让我们在留学艺中人

触碰不为人知的心绪

领略独一无二的艺术人生




在学习之初,盖群自己也从未想过,在将来的某一天,萨克斯演奏及教学会成为他的专业和事业,并为其人生道路指明了方 向。

在萨克斯演奏方面卓有成绩的盖群,在中考考场因食物中毒,没能完成化学考试,冥冥之中改变了他的命运。他从大连来到北京,从中国前往美国。

 “我小时候学习好,自己是不想学乐器的,因为陪伴表哥的缘故,从二年级学习萨克斯,我们俩一起练琴,一般都是他被教训,我就跟着练。确定出国深造之后,我依靠旅游签证的两个月期限,三次往返美国,来回双飞,持续六个月。在美国,基本上一天或者两天一节专业课,一天两节视唱练耳课,剩下的时间就是练琴,这些日子仿佛还在昨天。”盖群陷入回忆之中。

如今,盖群返回心心念念的祖国,由于出色的成绩与国际知名的奖项,盖群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担任萨克斯教师。

记者_李育

编辑_李丹

供图_盖群

设计_李阳



母亲的探亲签证

依靠孩子的名气通过

“我好像认识您的儿子,他是‘红线’萨克斯重奏组合的成员,出过不少专辑。您儿子这么优秀,您怎么才去看他?”盖群的母亲到达美国后,向盖群转述了与签证官之间发生的这段对话,转述之时,脸上满是欣慰与骄傲。

“9·11”事件发生的前后几年,美国各项签证审核十分严格,被拒签的情况不计其数,而因为儿子在美国的知名度,盖群的母亲顺利获得探亲签证。岁月如梭,这时的盖群,已经在美国生活了5年,从高中二年级,直至大学毕业。

“我在美国前后学习了9年,这么多年,最感动的事情,就是妈妈来看我的这段经历。本来还想带她在美国游玩几天,结果来了十几天,一直在做饭、做家务。在美国多年,经常去朋友家蹭饭,而这次母亲到来,就一直邀请我身边的中国朋友和美国朋友吃饭。”已经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成为青年教师的盖群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略微有些自责,母亲工作繁忙,百忙之中的美国之行,却没有在儿子的陪伴下领略当地的文化与风光,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她走的时候,冰箱里饺子一层一层的,肉丝都切好了放在小盒里,一化就可以用。”美好的时光历历在目,盖群向《留学》记者娓娓道来当时的情景。

彼时的盖群,已经在伊斯曼音乐学院学习了4年,忙碌的排练与巡演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作为“红线”中的一员,盖群与同伴经常前往美国各地演出。“一开始,我们演出是义务性质的,例如敬老院、慈善会,后来罗切斯特大学校长会带我们去参加许多演出,直到比赛、获奖,演出多到接不过来。”盖群表示,托演出的福,在美国多年去过很多大、中城市。

演出、比赛、论文、考试

48小时不睡觉的国外生活

从美国的东北部开两天车来到南方,几个小时的演出结束后又踏上前往西北的路程,对于盖群而言,是再正常不过的生活,由于重奏演出、比赛,经常一个月连续外出。“那时候很累,也很辛苦,但好在收获了许多宝贵经验,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由于多次获得美国室内乐比赛奖项,盖群和他们的重奏组合知名度愈来愈高,而这,并没有为他在学校带来特殊的待遇,正相反,他差点因此影响到毕业。

“美国的老师很严格,他们认为自己要为学生负责,学生要在这里学到知识。而规矩就是规矩,在开学之初就已经通知学生的要求,不可能因为别的特殊情况而打破。一个学期,旷多少节课,作业什么时候交,作业至少交几次,都是已经确定的事实。

盖群告诉《留学》记者,尽管印有他头像的海报已经张贴在学校门口,但是老师并未因此宽容,反而要给他不及格,因为他的“旷课”记录和没能及时上交的作业。“其实,我所在的“红线”组合隶属于学校,很多演出都是学校的安排,因此演出请假算是公假,但是学校有相关规定,公假也不能超过数量,而我刚好把公假用完,又请了几节病假,就超量了。

由于专业出色,又不是无理由旷课,盖群的专业老师出面替他向一门选修课的老师求情,他才得以顺利修毕。“伊斯曼音乐学院属于罗切斯特大学,文化课管理很严格,在老师的请求下,文化课老师允许我把所有作业、论文补齐,才准许我通过,而成绩是按照 D-(最低)评判的。

作为美国著名的音乐学院,伊斯曼音乐学院的教学以严格著称,“红线”组合的演出与比赛压力繁重,使盖群的学习生活忙得不可开交。他曾经因为连续演出、考试、上课、论文,48个小时没有睡过觉。

“周二上交论文,周三期中考试,周五毕业音乐会,基本上连夜赶写论文、复习,睡一觉起来就一直在琴房练琴,当时的我很崩溃。”盖群告诉《留学》记者:“‘国外躺赢’的论调是不正确的,想从美国优秀的院校毕业是很辛苦的,越卓越的学校越艰辛。

龙虾、火锅

新天地的新生活

本科毕业后,盖群休整一年,考取了新英格兰音乐学院硕士,到了波士顿,来到“大城市”,终于有火锅可吃的幸福感充满心间,盖群也开启了另一种生活模式。“我在伊斯曼的时候一直很瘦,当时当地的中餐比较少,而到了波士顿,又有龙虾、又有自助火锅,各种美食,我一下就胖起来了。

 从伊斯曼音乐学院来到新英格兰音乐学院,盖群的选择是出于老师的建议。“美国导师并不建议仅跟着一名老师学习,读一段时间,他们都会建议你跟别的老师学一学,我的老师年轻的时候就在波士顿学过,所以我也就去波士顿了。”在新学校的老师,是一名年长的老教授。导师的更换意味着教学方式的改变。

盖群表示,本科时期,更多的专业学习是老师要求、布置与安排练习曲目,而研究生则是想练习什么,喜欢什么风格的,自己去找。“研究生阶段,老师教学不会说你应该怎么样,或者我觉得你要这样,而是问你自己,你觉得你这一段有什么问题,或者哪块好,哪块不好。锻炼学生自我思考能力,并学会从中发现自己的问题。盖群认为研究生学习期间,教授更看重学生的自身感受与自我判断。

对比自身的学习经历,参照已有的教学经验,盖群发现了中美两国音乐学生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专业的热爱与钻研程度。“国外学生的音乐路是自己的选择,所以他们很钻研。”盖群表示,美国的孩子18岁以后,上学是自己向银行贷款完成学业,是自己花钱培养自己。因此国外的情况是很多普通高中爱好音乐的学生选择在音乐学院深造。在盖群看来,这些学生在考学之时能力并不如中国学生,但正因为热爱,往往在进入大学之后,专业进步较快。

波士顿爆炸案的亲历者

由于性格随和,从来美国之初,盖群与同学的关系十分融洽,作为伊斯曼音乐学院萨克斯专业的第一位中国学生,他需要学会与新同学生活相处。从自我介绍,先认识自己专业的同学,再认识管乐学生,一起去食堂吃饭,最后扩大范围认识其他专业的同学。即使大学时期的学习、生活三点一线,盖群偶尔也免不了碰上安全事件。“当时是晚上11点,在学校和宿舍中间的主路,突然有一个人从后边走过来打我,也不抢东西,也不说话,我怕他手里有枪,没有正面抵抗,直接就跑了。报警之后,警察简单询问了几句常规问题,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来到伊斯曼音乐学院后的开学第一天,学校也请了一名警察给国际学生讲安全课,警察建议学生出门的时候带十块到二十美金的零钱,如果有人抢劫,就把钱给他,不要争执反抗,直接给他,他一般不会伤害你们。盖群表示,新到一所城市,一定要了解城市的安全与危险区域,在租房时一定要注意安 全。

除了小的危险外,盖群也见证了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发生,而爆炸案发生的地点,就在他租住公寓的楼下。“爆炸发生在马拉松赛的终点,爆炸发生后高速全部封闭,学校停课并给所有学生发送邮件,建议不要出门,在家等待。”



盖群

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萨克斯管专业指导教师


毕业于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伊斯曼音乐学院,获得古典萨克斯管演奏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师从于中国著名萨克斯管演奏家李满龙教授、美国萨克斯管演奏家林建宽教授、Kennth Radnofsky教授。2006年组建美国“红线”萨克斯管四重奏组,推出多套四重奏CD专辑。曾获得美国国家音乐教师协会室内乐比赛金奖、费绍夫国际室内乐比赛金奖、普罗曼国际室内乐比赛金奖、切萨皮克国际室内乐比赛金奖、北美萨克斯管协会萨克斯四重奏比赛金奖、科尔曼国际室内乐比赛金奖,成为美国著名室内乐比赛获奖最多的组合。





RECOMMEND
推荐阅读

GRE权威年度报告,看看你在全球考生中的分数表现!

留学快讯 | 教育部发布2019年第1号留学预警!

《留学》一周资讯(5.27-6.2)

5月女性特辑之一 | 跳出“贤妻良母”禁锢,中国妈妈的形象更加立体

中美女主播史上首次约辩落下帷幕!那个代表中国发声的刘欣,到底有多牛?

耶鲁、斯坦福等7所顶级学府为华人学者发声!

美国教育残酷真相:4杯拿铁,4小时睡眠,换4.0的成绩单!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