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加拿大蓝色娘子军"蒙鸠"(Wrens)

14天以前
gtamama.com

六月六日,是二战决定性的诺曼底登陆(1944年6月6日)75周年。300万盟军将士浴血奋战,远在大西洋西岸的加拿大,也有一支“秘密娘子军”建立功勋。


这支娘子军叫Wrens ("蒙鸠")。不过她们不知道荀子“蒙鸠筑巢”的典故。我们来看看她们的故事。




今年93岁的玛丽欧文奶奶(Mary Owen),家住安省佩斯郡(Peth, ON),她当年就是加拿大"蒙鸠"成员之一。


1942年,女子皇家加拿大海军服务处(Women's Royal Canadian Naval Service)建立, 昵称"蒙鸠"(Wrens)。"蒙鸠"主要做的是秘密工作。



玛丽小时候家在北部安省的Kirkland Lake,十七八岁如花似玉的年纪,直接从中学出来参加了"蒙鸠"。


先到Galt, Ont.(属于今天的滑铁卢地区剑桥市)集训,然后到魁北克Ste-Hyacinthe, Que.学习摩尔斯电码(Morse code)。一天在布告栏上看到个小广告:“招聘:需要女孩儿去巴卡罗做秘密工作。”


巴卡罗是哪儿她也不知道,在那个年代,听上去很刺激,很光荣,很神圣不是?


她热血上涌,立即报名参加了。和其他报名的"蒙鸠"一起,从多伦多坐了36小时火车到哈利法克斯,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就拉到了新苏省最南端的海岸-巴卡罗角。


那里什么都没有,连树木都没有,只有羊群和大海,像“呼啸山庄”,还有个秘密的罗兰基地(LORAN,远距离无线电导航系统)。LORAN可以对2400公里内的战舰、飞机进行定位。他们这个站,和一北一南另外两个站,信号连接起来。



加拿大的"蒙鸠"很多,这个点就24名,玛丽是其中之一。基地里还准备了炸药,有轻机枪。倒不是让她们参战,而是万一遇到敌军偷袭,就要自己炸掉基地走人!


每天早晨醒来,是她们感觉最安心的时候,每当夜幕降临,就要时刻准备着,可能海面下有敌军。


玛丽记得最惊险一次,是1944年秋末的一个晚上,哈利法克斯来电,在离她们海岸一公里发现两架德国潜水艇。24名"蒙鸠"立即做好准备,用机枪打它丫的,引爆炸药炸掉整个基地,不回头,在熊熊火光中离去!


最后证明是虚惊一场。


回忆往事,欧文老奶奶一点也不敢骄傲,因为就在临省新布省的蒙克顿南边,还有一批更秘密的"蒙鸠"。这个基地叫HMCS Coverdale,这里的"蒙鸠"一天到晚戴着耳机,监听德军的密报。



随时听,随时抄,随时交给头儿,送到密电室,发给位于英国伦敦北郊的布莱切利园(Bletchley Park),这里是二战时期英国政府的密电破解总部。


像在蒙克顿这里工作的"蒙鸠",盟军各处有不少,她们又有个共同的称号,叫“倾听者”(The listeners)。


在巴卡罗角的玛丽虽然觉得自己牛,但她知道,蒙克顿的这批姐妹更牛。但还有更牛的,加拿大派了15名"蒙鸠",直接去布莱切利园(Bletchley Park)工作。



这样,罗兰导航站、秘密监听基地、伦敦密电破解总部,三位一体,都有加拿大的"蒙鸠"身影。


这些秘密的"蒙鸠",当年都宣了誓,四十年内要守口如瓶,不可告诉他人包括自己亲人自己做的是什么工作。


如今诺曼底登陆都七十五周年了,当年高峰期加拿大总共有近六千名"蒙鸠",好多已不在人世,现在可以打开她们尘封多年的故事。她们虽然没有直接参战,但是有一种说法,英国和加拿大的"蒙鸠",以及盟军在全球的“The listeners”卓有成效的工作,让二战至少提前两年结束,几十万盟军将士免于牺牲。



她们的工作,对诺曼底登陆,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军功章里,也有加拿大"蒙鸠"们的一份。从2009年起,布莱切利园(Bletchley Park)开始给加拿大的"蒙鸠"们发奖章,玛丽欧文老奶奶也得到了,可是她好多姐妹已经去世了,看不到了。


加军如今已经有没有独立的娘子军了,都和男兵合并在一起了。




相关阅读:

阿贾克斯(Ajax)的加拿大炸弹姑娘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