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乐趣在于未知和不断的尝试:移民,你以为我没留后路吗?

大伟

大伟探秘加拿大  daweijianada


移民,对于我们这个小家庭来说,可能是一辈子最重要的决定了。别看我貌似潇洒,一家三口带着11个行李箱和3张单程机票直接就到了加拿大,但这绝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早在移民之前,我也设想了各种得失利弊,更考虑了未来的退路。移民经过三年,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但对于利弊得失,对于未来的选择,心中却有了更深层的认知。


我会损失什么?



我会损失一份工作,而且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工资,奖金,股票期权加起来,恐怕我这辈子在加拿大也不可能再挣这么多了。


更让人诱惑的是前景,公司内部升迁不说,几年中接了不下上百个猎头的电话。很多猎头都是开门见山,"这个职位200万起谈,您看要不要考虑"?身边的同事跳槽要么做CEO要么做VP了,还有些自己创业,一提起来天使轮就是千万级。


这些往往会让人产生错觉,明天一定比今天好,未来的前景无限!或许未来我也可以成为亿万身家的创业英雄,或许未来我也可以股市敲钟,甚至改变人类......


但是,我自认为最大的优点是“认识”自己,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本科刚别业时顺理成章的进入央视,每天接触各界名流,下地方都是各种领导陪同,在镜头前呼风唤雨,再大的人物也要听我摆弄。那时虽然每天骑着破旧的山地车,住着廉价的出租房,吃着不加肉的兰州拉面,可就是感觉自己很了不得,拥有无限可能!


幸好我离开的早,脱离了虚无缥缈的自信。因为我发现,自己是那么无力。脱离了一个大的平台或品牌,我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刚毕业几年的北漂。


后来的我很幸运,加入了互联网这个最热门的行业,并且还处于旋涡的中心。慢慢的攒下钱,更积累下经验和信心,但我心中是种丢不掉那份与生俱来的不安全感。


我知道自己获得的东西,除了个人的因素,更多的是来自于外部。一个好的市场环境和机遇,一家蓬勃向上甚至无敌的公司,一个好的领导和团队,都是我幸运的基石。


一旦没有了这些,我还会再次回到原点。而失去这些,太容易了。行业下滑,公司收缩,组织架构调整,领导换人,团队士气受挫......这些因素想要实现太简单了,每天在我们身边发生。而面对这样的外部改变,我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自我认知,我越发感觉一个人力量的单薄,我无力改变很多东西,却总在被环境左右......


即使移民已经三年,还不断的有人为我惋惜,放弃了国内那么好的事业和工作。可我,一丁点都不可惜,那不过就是一份工作。我放弃的事一份随时都有可能失去或者变化的工作,一个让我深陷其中不能抽身的金手铐,一种不进则退疲于奔命的焦虑......


我感谢公司和曾经的那份职业,不是因为它带给我收入和满足,而是因为它让我学会很多技能,更让我有一份特长。所以失去的只是表面的工作,而跟随我一生的,是技能。


除了工作,我还会失去什么呢?我可能还失去了父母的陪伴,失去很多朋友,失去已经拥有的车子房子,失去熟悉的环境的生活习惯......



但这些真的是失去了吗?


我移民三年后就有可能帮父母申请团聚移民,让父母体验加拿大的环境和医疗;


真正的朋友永远都不会失去,而只考价值和利益维系的关系少些也无所谓,移民后也会让我交到更多新朋友;


车子房子都是身外之物,更何况同样的价钱在北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房子大上几倍,车子便宜好多;


熟悉的环境和习惯让人安逸,也让人懈怠,去体验一个全新的环境更能让我兴奋不已,也让我重新萌发斗志。


客观的说,损失是一定有的。但如果是可以弥补的损失,甚至失去有可能带来更多的机遇,你还会那么在意吗?




我能够坚持两年吗?


如果把移民形容成一种投资,那么的它的前期是一定要投入的。重新安家置业,重新建立事业,重新适应一个社会,所有的这些都要花钱。


我之前为这个过渡期设置的时间是 - 两年。


为什么是两年?首先,两年足够我们初步适应一个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基本生活。在哪里购物,如何看病,怎么交水电费,怎么做公交车,哪里有好玩的景点,这些基本的生活技能完全能够在两年内掌握。


在这两年间,更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事业。移民初期,想要在事业上立足,大多数人都会经历一个培训的过程。不管是语言培训,或者职业类、牌照类培训,上学是奠定全新事业的一个好的开始。


上学可以帮助我们快速的了解加拿大的职场、公司文化以及各个领域的专业要求。


所以我准备了两年的“过河钱”,这笔钱包括全家人的生活费用,职业培训的费用。在移民初期,一个家庭一年五万加元的预算,即使在温哥华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也可以保证舒适的生活。


上学、职业培训的费用一般不会超过2万加元。


所以我的两年调整期预算是:12万加元,折合人民币60万。


现在的年轻人流行gap year,对于我们人到中年的移民来说,这将是充满机遇和挑战的 gap two  years ! 


即使在移民初期,我也对这两年的蛰伏调整期充满信心。两年的时间足够我重新适应一个社会,并且找到职业方向。


事实证明,两年的时间刚好完成我的计划。我们顺利的在南素里安家,熟悉这里的生活;事业上我用一年的时间读了移民顾问课程,并顺利考取牌照,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我已经开展业务,走上这条我所热爱的职业道路。


对于其他很多职业来说,两年的转型期也是充足的。我们在国内都有专业积累和经验,来到加拿大后稍加培训,掌握当地规则,融入当地圈层,一般一年的学习适用于大多数职业。即使读一个硕士,一年半到两年也就完成了。


所以只要积极面对,两年的时间用于移民的调整期,足够了!




我能走回头路么?


如果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找到职业方向怎么办?


如果钱用光了,还是没有收入,要怎么生活下去?


如果我真的不喜欢加拿大,我后悔了,接下来要怎么选择?


答案很简单,我可以回头。有什么不可以的?


俗话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但移民的回头草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原地转向,你再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获得了好多


我和大王早就有一个共识,我们之所以选择移民,就是不安于现状,我们希望体验更多的人生。那么移民后,我们不排斥未来更多的选择。


如果在国内有更好发展的机会,如果孩子有在美国或者欧洲上学的打算,或者有一天我们不喜欢加拿大了,为什么不可以再离开呢?我们生活了几十年的故土都可以说走就走,未来我还怕去其他陌生的地方么?


未来即使我们选择离开加拿大,除了活了生活上的体验外,更重要的是怀揣着加拿大的身份和一份选择的权利


加拿大的永久居民身份,只要五年内待满两年就可以续期;而五年内待满三年就可以申请转籍,那时就没有任何居住限制。


所以,别看有些移民选择回流,表面上好像是灰溜溜的走了回头路。但殊不知绝大多数这种情况都是拿着加拿大护照,他可以选择回国创业,孩子回国接受中文教育,甚至回国养老,但依然享受着加拿大公民的福利。


除了表面上的社会福利之外,更重要的是选择的自由,这点是我最看重的。有时我在想,等自己老了,加拿大的好山好水待厌倦了,我或许还可以选择去昆明、去清迈、或者去花莲养老......




未来的选择?


我对人生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没得可选”。


就像所谓的“金手铐”和“社会枷锁”牢牢的绑住一个人,有时候各种外部的内部的因素会让人无从选择。


而移民对我来说,最大的退路就是我有无数的“退路”。


我的孩子可以一直在加拿大接受教育,未来他如果有能力当然也可以去美国读书,而美国大学对于加拿大生源的开放程度要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当然,只要他愿意,也可以回中国读大学。受惠于留学生政策,回国读个清华北大也不是难事。


我选择在加拿大重新开展自己的事业,我非常庆幸自己在年近40的时候还可以重新选择,而且是我真正热爱的事业。即使未来有一天外部环境或者政策因素让我不能继续这份职业,我还想去当老师,作园丁,当木匠,开卡车......当然这些职业都需要通过学习获得,学习和追求自己习惯的事情本身就是一种乐趣,有什么比做自己喜欢的职业更让人兴奋的呢?


我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者广交朋友,或者享受独处时光;或者研究烹饪花草,或者沉浸在书籍和音乐的海洋;或者四处旅行感受不同的世界,或者就每天在家门口的森林中漫步,体会心的宁静。


这些都是我可以选择的!


所以,说到移民的退路,我总喜欢用积极的心态去看待。与其说退路,倒不如说我为自己设想了无数可能。人生的乐趣不就在于未知和尝试么?


人到中年开始幻想自己的老年生活了,如果那时候我厌倦了加拿大的好山好水,或许我会选择去昆明开一家街边的美式汉堡小店,或许去清迈办个民宿旅馆,或者去花莲做个木工作坊。一切皆有可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诚意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更多热门国家移民资讯

综合资讯  ▏美国 ▏澳大利亚  ▏新西兰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您的专属自测~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