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法庭漫画出自她的手!法庭素描师快笔 不是谁都能当

29天以前
明报加西


卑诗最高法院门外,5月8日中午,孟晚舟引渡聆讯刚结束,Felicity Don把她在法庭速写的图画放在石阶上供电视台拍照,有另一名媒体记者上前也想拍下这张速写画,Felicity Don马上制止,她说:“除非你付费,否则请勿拍!”


Felicity Don是法庭速写师,你在报章上丶电视里看到那些手绘被告人丶证人丶法官的画像,都是出自她手笔。因为法庭不准拍照,传媒想有法庭情况的图片可用,就要聘用类似她这类速写画家,用画笔来描绘。



明乎此,就能理解她为什么不许没聘用她的记者拍她的法庭速写。


至于一张速写画要收多少钱?她打死不说,只说现时温哥华有两位速写师,数量太多,一位其实已足够。


独市生意当然好过要与人竞争。当日所见,法庭上的速写师,Felicity Don之外,还有一位白人女士。




法庭里,无论记者或被告人的亲戚朋友以至于旁听的公众,很多时只能坐在被告人后面,见不到被告人的面貌,更勿说他们的表情,当日孟晚舟出席聆讯时就是这样。


不过,法庭速写师却有优待。Felicity Don说,庭警会安排她的座位,有时甚至可以坐到陪审团的一侧,把被告人看得一清二楚。


首要条件“非常快”


看得清楚不代表就能画得出来,Felicity Don说:“我记得几年前,在列治文省级法庭一个案子,有中文传媒自己带着素描师。那次疑犯短暂过堂,大概只有一分钟。我把脸部画好了,可是这位素描师只画了一条线,没有画完。”



卑诗省的法院,禁止摄影和拍照,但每当审理重大案件,总会引发公众的广泛关注。于是“法庭素描师”(courtroom artist)应运而生。


除了不肯讲一张法庭速写卖多少钱之外,Don也没有说明如何入行,但对于31年来参与数以千计的法庭案件,她倒愿娓娓道来。



出生于英国伦敦的Don,具有雕塑艺术背景,原本是在CBC电视台负责场景绘画工作。同事惊见她的绘画才能,强力推荐她去法院从事“法庭素描师”。结果,从1988年入行至今一转眼已是31年。


图为5名联合国黑帮(UN Gang)份子在开庭的情况


“这份工作,就是你必须画得很快丶非常快,要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捕捉人物的性格丶情绪和相似度,寻找素描的角度,使用望远镜都是必需的。而且要随时待命,等待通知。如果接到工作,就必须取消其他计划;每个法院都是工作地点,举凡温哥华丶北温丶列治文丶阿博斯福等,通常法院会联络我,告诉我有公众关注的案子要上庭或开审。”


杀人犯都没表情


Don经历卑诗省过去31年的所有重大案件,例如印度航空飞机爆炸案丶连环杀手皮克顿(Robert Pickton)丶素里六尸命案丶列治文中国留学生汤远熙弑母案等。


图为连环杀手皮克顿和两位律师正在聆听刑期宣判


她记得被控谋杀的汤远熙和父亲首度同在法庭内的景象:“那一天是儿子被控谋杀后出庭过堂,父亲当时坐在法庭观众席,脸上充满忧虑,焦急看着儿子,但儿子面无表情,和许多其他我见过的杀人犯类似,他们的脸上都没表情,我的素描画捕捉了父亲望着儿子的一景。”


(左图)轰动一时的华裔男子弑母案,列治文中国留学生汤远熙和父亲曾开记者会寻母。(右图)汤远熙被控谋杀后的法庭过堂,其父亲(右)看似忧虑的望着他。


“担任法庭素描师,与记者工作一样,不能受案件内容影响。但仍有一些毕生难忘的法庭经历。”Don描述20多年前一宗丈夫以铁锤谋杀怀孕妻子的惨案,“熟睡的妻子惨遭攻击杀害后,6岁女儿也惨遭毒手丶连8岁儿子都被打到残废。之后,冷血丈夫被警方以卧底方式供出实情,法庭播放丈夫坦诚杀人的录音内容,依旧烙印在脑海里。”



黑帮也竖大拇指


当然,多年的法庭经历也有些有趣故事,“有一次是地狱天使(Hells Angels)黑帮的案子,这位黑帮人物对我示意,原来要看画得他如何,于是我举起素描给他看,然后他对我比了一个大拇指。”她笑着说,不止黑帮份子喜欢瞧瞧素描杰作,连律师也喜欢过目被画得好不好看。但是,无论画谁,压力都一样。



对于有兴趣加入这一行业的建议,“只要画得好丶画得快,就能胜任,但我倒是建议应该去影剧业发展,因为这个工作的需求减少了,之前传媒经常聘请我去法庭素描,但最近几年,调查性的深入报道大幅减少,传媒面临经营困境,记者的工作范围大增,他们要注重推特等社交媒体,因此我的工作量也减少。”


图为地狱天使黑帮开庭,他们看完素描后便比出大拇指。


华裔长者下棋乐  被Bentall Centre买入


Felicity Don经常在市中心东端丶也是紧邻华埠的卡耐基社区中心(Carnegie Community Centre)对市民素描,她说:“之前总是很多华裔长者在此较劲象棋,他们本来同意我作画,结果每当我架好画架,他们就害羞得一哄而散。直到有一次,他们大概拗不过,于是我就画下他们玩棋的一景,这幅画后来被市中心商业大厦Bentall Centre买去挂。”


Felicity Don笔下的华裔长者下棋


图为市中心东端一对有毒瘾的情侣


Don经常为市中心东端居民素描,形容当地居民的服饰总是多彩多姿,脸上充满了故事。2009年她为联合福音使团(Union Gospel Mission)完成一本画作,名为《One Soul at a Time》,目前再度进行第二本画作。Don的许多法庭素描,目前已永久展列在渥太华的国家历史博物馆,观赏她的画作,可至www.felicitydon.com浏览。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