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就是胜利,肿瘤免疫治疗再次迎来新进展!

1月以前

由于全民预防肿瘤科普不够,早筛意识不强,中国肿瘤患者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一旦被确诊,已经处于晚期,手术、化疗、放疗、靶向药物这些组合方法穷尽之时,大家在期待最前沿、最炙手可热的“肿瘤免疫疗法”进展。

肿瘤免疫治疗,到底有多火?

即使你非常年轻,没有与死神癌症遭遇,也应该听说过鼎鼎大名的肿瘤免疫疗法。

恐怕为肿瘤免疫疗法传播贡献最大的是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他在2015年于90岁高龄患上恶性黑色素瘤并伴随脑转移,但是他在接受免疫疗法之后,竟然“神奇般的治愈”。

其中重点提到了一个药物,PD-1抗体,一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一时间,PD-1抗体被公众戏称为“总统的神药”。

你应该对肿瘤免疫有更多认知

大部分肿瘤细胞就是充分利用“免疫负调控”,来抑制细胞毒性T细胞的免疫活性,从而逃避免疫系统的追杀。

具体地说,在正常状态下,当炎症反应发生时,NK细胞、T细胞、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等免疫细胞,以及表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表面会被诱导表达PD-L1蛋白。

当这些细胞和被激活的T细胞接触时,PD-L1与T细胞表面的PD-1结合,从而抑制T细胞的免疫活性,避免过激的炎症反应对自身的伤害。

因为这些细胞表面表达的PD-L1程度比较低,所以可以避免对T细胞活性的消耗。然而肿瘤细胞大不一样,它们在细胞表面大量表达PD-L1,能够几乎完全抑制与它们接触的所有T细胞的免疫活性,造成T细胞活性耗竭,并逃避免疫系统的追杀,最终恶性繁殖扩增,危及生命。

我们戏称为“肿瘤细胞胜利大逃亡”。

TGF-β开启肿瘤免疫治疗新篇章

目前,肿瘤的联合免疫疗法越来越体现出它的优越性。一方面,要减少肿瘤靶向结合的非特异性,减少治疗过程对正常细胞的杀伤,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将免疫系统引起的细胞毒性局限在肿瘤组织中。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解除肿瘤细胞和免疫细胞之间的免疫负调控,提高免疫细胞对肿瘤细胞的细胞毒性,使肿瘤杀伤单抗药物的肿瘤杀伤作用更能发挥威力。

TGF-β阻断和PD-L1抗体共同给药治疗可以减少基质细胞中TGF-β信号传导,促进T细胞向肿瘤中心的渗透,并引发抗肿瘤免疫效应,带来肿瘤消退效果。作为一个新的靶点,TGF-β开启了肿瘤免疫治疗的新篇章。

TGF-β在抑制肿瘤适应性免疫中扮演重要角色

目前,TGF-β靶向药物在临床试验中主要和PD-1/PD-L1联合试验,进展最快的是德国默克/葛兰素史克的M7824 PD-L1/TGF-βTrap融合蛋白,已经进入临床II期。

礼来、赛诺菲、诺华以及辉瑞等公司的TGF-β靶向药物还处于临床I期阶段。

随着TGF-β的作用机制逐渐清晰,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企业靶向TGF-β药物研发,这给肿瘤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

肿瘤免疫疗法仿佛正处于一个新时代的起点,为全球更多肿瘤患者带来福音。在医学这一严肃科学面前,我们敬畏生命、尊重客观科研规律,唯有科学和理性能对抗顽疾,唯有仁爱和勇气能抚慰人心。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