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诗 (六)

1月以前
西子文君



伦敦的早春




昨晚

淅淅沥沥的一场冬雨

伦敦

春天,似乎依然还慢了半拍


倒是

白金汉宫前,大片绿色的草坪

黄水仙,摇曳生姿

沿街

粉色的樱花,一簇簇盛放

欣喜,总出人意料


阳光,却来得不早不晚

泰晤士的河水

爱情一样洋溢的光泽

高高的塔桥上

车流鱼贯而行、静谧的游客

随时间的脚步


修建中的大本钟

哥特式的钟楼

无疑此刻,它们才是岁月最好的见证

连同大英博物馆内的,那古埃及石墙、古希腊的陶塑与玉帛

曾经的芳华、荒废与蹉跎


那罗塞塔碑文镌刻的,岂止又只是象形文的解码

还有多少停不下的风

被写成了秘密

在春天


这个早春

异乡

我在等待,另一个春天……


3.11.2019



黄昏,抵达约克




黄昏,抵达约克

报春花,正迎风招展

夕阳,从教堂的尖顶后面,迅速滑落

当年拱形的石头城门

还敞开着


色彩艳丽的城徽

高高,悬贴在斑驳的石墙上

金属的光芒

曾经是一个罗马帝国和维京人的标志

依旧,熠熠生辉


这里

并没有想象中的喧哗

静谧如斯,仿佛一切还在酣睡中

沉思与回味、安逸与温馨

微凉而低调的风

同样低调的人们

低调的水网密布的河流、袖珍广场

和从石缝中,倔强长出青草的城墙


街道狭窄蜿蜒、青石板和石砖

斜斜的坡度和店铺

深色油漆的门框

从玻璃窗里渗出来的,像玛瑙一样的熏黄

反衬于,流水一般的汽车灯光

仿佛,它们是一幅幅油画

又像是一组熟悉的江南水墨


在陌生的异乡

在一个叫做“约克”的地方

有一种惆怅

不禁,倏然而生……


3/13/2019


注:约克是英国最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


在莎士比亚故居




从一个梦里睡去

又从另一个梦中醒来

罗密欧与朱莉亚的故事,还一直在持续上演


一场早春的雨刚停

太阳从云朵后,似隐似现

蓝得透明的天

樱花盛开


这是

一个叫做斯特拉福德的乡间小镇

坐落于

美丽的艾冯河畔


四百多年前

也一定是这般

住着白色天鹅的河流

泉水一样清冽的空气、敞开的门扉

而一位史上最杰出的文学家,由此诞生


这是一座不起眼的二层带阁楼的房子

陈旧的装饰、诱人的皮革的香

当年的橡木地板还在

被磨得锃光的石质地面,像一面时光的铜镜

不留痕迹

只留下一部部巨作,让世人反复阅读


如果说“闪光的并不都是金子”

然而

不被光阴的尘埃所淹没的

一定是,比金子更璀璨的灵魂


风轻轻的吹

阳光细碎,叶子一样的生动

圣三一教堂高耸的尖顶

汉白玉的纪念碑

异常安祥、宁静

几个世纪的传奇、长眠不醒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

……


3.15.2019


注:


“闪光的并不都是金子” 来自《威尼斯商人》”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来自《哈姆雷特》


艾冯(Avon)河畔的斯特拉福德,威廉-莎士比亚的出生地,侵浸在浓浓的历史和文化氛围中。坐落在艾冯河畔,在美丽而充满田园风光的沃里克郡乡间。





旅行的诗前期链接:


旅行的诗 (一)

旅行的诗 (二):  《我将去的地方》

旅行的诗 (三)

旅行的诗(四)

旅行的诗(五): 这个春天,我想去看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