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保守势力席卷省选,核心原因是什么

11天以前
萧元恺


LIUTONGNEWS

按语: 其实原因只有一个


2015年,联邦保守党在全国省份几乎全军覆没,只有萨省硕果仅存。


然而四年时间翻云覆雨,红景不再,蓝海恣肆,逆流而上,来势要比几年前的中左势力还猛,囊括了地方政权大半江山,自由党龟缩到东北和东南两个小角落,即纽芬兰和新斯科舍省。而新民主党负隅于卑诗省,由于微弱平衡随时有可能被颠覆。


加拿大保守派省长与保守党领袖谢尔大合影


随着阿省翻开新的一页,保守阵营囊括省选胜利的趋势得以继续,盟友的垮台使特鲁多又遭遇一大挫败,光靠增加牛奶金已力不从心。虽然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仍由自由党执政,但该省将在今年5月16日举行省选,这场省选的结果如何,会成为10月21日联邦大选的前奏。


有必要提及的是,省选和联邦大选投票倾向未必相同,也有过选民有意将省选与大选区隔甚至对立的做法,反而刺激了对立面的投票意向。多元国策经年累月已经定型,保守主义也不能简单地与民粹主义划等号,这些政治常识需要厘清。无论如何,总体政治氛围趋于保守是不争事实,此乃加国近年来政经局势衍变所致,肯定会对大选产生正反两方面的巨大冲击。


2016年4月曼尼托巴省选帕里斯特领导进步保守党20年后重返执政


保守势力蚕食枫叶


枫叶是加拿大的象征,如果把枫叶比喻为一片桑叶,把加拿大的保守主义比喻为一条蚕,现在的枫叶正在被蚕食,似乎听到啮噬的沙沙声。


我们大体回顾一下过去时的历史进程,不免心生感慨:


2016年4月曼尼托巴省选,帕里斯特(Brian Pallister)领导的进步保守党获得43%支持率,这是该省进步保守党20年来第一次执政。


莫伊成为萨省历史上第十五位省长,享有过半选民支持率。


2018年2月,由于时任萨斯喀彻温省省长瓦尔(Brad Wall)退休,萨省执政的萨斯喀彻温党选出新任党主席,即萨省新任省长莫伊(Scott Moe),成为萨省历史上第十五位省长。最新民调显示,属于保守阵营的萨斯喀彻温党目前享有过半选民支持率,几乎不需要利用左翼党派的分化就能当选。


2018年6月9日安省省选,保守党拿到124席位中的71席位,成功组成多数政府,党领道格福特当选省长,已连续执政十多年的自由党政府被推翻。


2018年6月9日福特当选安省省长,已连续执政十多年的自由党政府被推翻。


2018年9月新不伦瑞克省省选,自由党议席比进步保守党少两个,但所获选票却多6%,按照议会规则,自由党党领加伦特(Brian Gallant)组成少数政府。同年11月2日,新省自由党少数政府公布的施政报告在议会信任投票中以两票之差落败,省长加伦特向省督请辞,进步保守党领袖希格斯(Blaine Higgs)组成新政府。


希格斯上台,翻转新不伦瑞克。


希格斯以管财手紧出名,多年在大企业任职的经历对他的从政风格有很大影响。竞选时他有意凸显此点,说自己来自一个必须拿出结果才能呆下去的公司,当选后也要让选民获得更好服务,承诺减少政府浪费,在不增税下两年内平衡预算。


2018年10月1日魁省省选,以多数席位执政的自由党党领库伊拉(Philippe Couillard)黯然下台,由乐高(Francois Legault)领导的魁北克未来联盟(Coalition Avenir Quebec)夺得74席,组成多数政府。魁省自由党席位大幅缩水,只剩下34席,这是该党151年历史上最低水平。CAQ政见偏右,政纲大致相当于其他省份的保守党,甚至更保守一些,包括减少移民、禁止公务员佩戴宗教服饰等政策。由于该党只要求增加自治权,并非宣布独立,所以获得该省很多联邦主义者欢迎。


2018年10月1日由乐高领导的右翼魁北克未来联盟组成多数政府。


安省和魁省人口2100万,占全国总人口三分之二,两大省份接连变天,特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联邦自由党压力倍增。省选失利的库伊拉表示需要反思,承认CAQ赢得多数政府表明人们渴望变革。加美自贸谈判中,渥京牺牲奶农利益,使省民将怒气发到自由党身上。加国乳牛场最多的省份是魁省,共5368个,共有9425人从事奶农经营,2017年产奶逾300万吨 。


2019年4月16日阿省省选举国瞩目,因为保守主义大本营有一呼百应的领军意义。由康尼(Jason Kenney)领导的阿省联合保守党(United Conservative Party)取得62个选区议席,整体得票率约55%,较前朝新民主党于2015年上台时的40.6%更高,组成大多数政府。


2019年4月16日阿省省选举国瞩目,因为保守主义大本营有一呼百应的领军意义。


康尼主打经济牌,他在卡尔加里牛仔节场馆发表胜选感言时指,UCP是次胜利给阿省一个信息,即省民因疲软经济而受苦,他承诺会为阿省争取利益。他要将阿省新民主党执政4年间一批政策推翻,与特鲁多政府展开法律及政治角力,将阿省原油运到市场。


在野时阿省新民主党曾猛烈攻击进步保守党省府单一能源产业捆绑政策,上台后发现根本无法与能源业完全脱钩,以至于诺特利任省长后不得不承诺继续和油企保持良好关系,由于油价迟迟不景气,外加输油管扩建计划受阻,新民主党政府平衡预算许愿无法兑现。阿省平均失业率已达8%,全职工作机会大幅减少,2016年麦克默里堡火灾重建还在进行,费用惊人,况且阿省财政预算赤字和政府负债已达最高水平。


2019年4月23日,爱德华王子岛省省选结果出炉,执政长达12年的自由党溃败,进步保守党获胜。


2019年4月23日晚,爱德华王子岛省省选结果出炉,执政长达12年的自由党溃败,寻求第4届连任却没能保住庄位,仅拿到27个席位中的6个。自由党党领马克罗齐兰(Wade MacLauchlan)连自己的选区都没能保住,被保守党候选人拿下。而进步保守党拿到12个席位,党领金恩(Dennis King)成为省长。胜选后金恩称,欢迎爱德华王子岛进入一个政治新时代。选前呼声一直很高、有望赢得省选的绿党,得到联邦绿党党领梅伊(ElizabethMay)空降助阵,却只赢得8个席位,晋升为官方反对党,也算开创了加国历史。


金恩认为保守党能胜选,是因为其政策更贴近民生,承诺允许街头便利店售卖酒水,基本个税豁免额提高3000元,为4岁前幼儿设立幼儿园,中小企业税降至1%。未来还有更多利民政策付诸实施,做好代表选民与所有党派合作的准备。


反碳税已成一面旗帜


保守党派在各省攻城掠地,打出的一个共同旗号就是讨伐碳税,与联邦保守党问鼎渥京的战略步骤不谋而合,成为当下加国政坛一大景观,挑战意味已超出碳税本身,很有些借题发挥的来头。因为反碳税话题成为一种凝聚剂,使保守阵营的地方诸侯得以抱团取暖,结成统一战线,无形中提高了与左翼阵营的抗衡能力。


阿省省长康尼和安省省长福特堪称两位反碳税“斗士”, 去年10月就共同在卡尔加里主持了反碳税集会。随后又与萨省省长莫伊结成反碳税联盟,把战线拉长。就任省长仅数天后,康尼就到访安省省府,心花怒放的福特表示,很高兴又一位保守党领导者加入加拿大的省长阵营,使反碳税战线又多了一个强大支持者。惺惺相惜的康尼也感谢福特及其政府在反碳税联盟中扮演重要角色,双方确认并肩合作,为受C-69法案影响的能源和采矿业工人提供支持,省际间互相开放。


阿省省长康尼和安省省长福特堪称两位反碳税斗士,组成联盟。


5月3日萨省上诉庭公布155页裁决书,以3比2裁定联邦政府由4月1日在各省实施的碳税合乎宪法,也在联邦国会司法权力范围内。有人称这是保守阵营的重大挫折,其实未必。


一方面萨省法官欧腾彼特(Ralph Ottenbreit)和卡德威尔(Neal Caldwell)都认为碳税完全违宪,指联邦政府去年初通过《温室气体污染定价法》(Greenhouse Gas Pollution Pricing Act)第一部分,向制造温室气体燃料和废物征费站不住脚,也是国会立法权力的违宪授权(unconstitutional delegation);另一方面此举也会产生激将效应,不少省份都声援莫伊,安省也就碳税入禀法庭挑战联邦政府。


萨省省长莫伊要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强调征税不等于气候行动,表示有信心得到一个不同结果。萨省律政厅长摩根(Don Morgan)称,该省有约30日时间上诉,省府也会在其他碳税诉讼中担任介入人(intervenor)。就此康尼特意声明,萨省上诉庭的裁决“并非是联邦政府寻找的广泛胜利”,阿省将与萨省携手到联邦最高法院进行上诉。与此同时,新不伦瑞克省长希格斯也示意加入反对联邦碳税的阵营。


萨省上诉庭裁定碳税合乎宪法,有人称这是保守阵营的重大挫折,其实未必。


事实证明,不少省份都在大选争取碳税发言权。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更是把消除碳税作为出任总理后第一件事,认为碳税正在惩罚那些很难负担得起基本生活成本的人们,使采暖、驾车与交通的成本变高。碳税使加国在全球市场上更无竞争力,商业资本会前往没有碳税的国家投资。保守党的立场是加国需要一个全面计划来解决全球排放量,自由党并未达到此目标。


难民问题成为杠杆


除了碳税,难民问题也成为保守势力在地方提升的推力,尤其对深受其害的安省与魁省而言。自由党丢掉两个人口大省,除了省民日益保守之外,还同联邦自由党近期一些政策有关,特鲁多的难民政策引发很多省内保守派不满。加拿大统计局数据显示,多伦多近期移民人数与暴力犯罪案件,如性侵、袭击和抢劫案成逆相关。


随着从美国非法进入魁省的寻求庇护者⼤量涌入,移⺠问题成为魁省特别敏感的话题。仅去年⼀年,皇家骑警在官⽅入境⼝岸执⾏的19,419宗拦截⾏动中,就有95%发⽣在魁省。 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日前在蒙特利尔承诺,当选总理后将在移⺠问题上给予魁省更多⾃决权。


从美国非法进入魁省的寻求庇护者⼤量涌入,移⺠问题成为魁省特别敏感话题。


正是由于⾃由党政府在移⺠纪录上完全失控,致使魁省逾3万⼈非法入境,⽽渥京实际上未采取任何⾏动阻⽌。 ⽬前魁省70%移⺠属于省政府经济移⺠类别计划,其余30%透过家庭团聚或作为难⺠落地魁省。萨省前省长瓦尔也说过,联邦政府应该出于安全考虑,暂停安置叙利亚难民计划的地点。


针对13岁华裔少女申小雨被害,有人就此质问,当时特鲁多回答将移民政策与这类事件相关联,对于多元化包容社会没有帮助。


无论在里贾纳还是甘露市(Kamloops)的公听会上,特鲁多都曾被民众问及叙利亚难民问题。针对13岁华裔少女申小雨被害,一名叙利亚难民被控一级谋杀,有人就此问道:“因为你的难民政策导致加拿大多少人失去生命,你认为是可以接受的?”当时特鲁多回答:“将移民政策与这类事件相关联,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多元化和包容的社会,我认为没有帮助,并没有用。”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受Survey Research委托,民调公司Environics Institute最近完成大规模调查,40%受访者称移民中有色族裔太多,白人太少。尽管大选绕不开难民问题,且有升温迹象,不过代表企业高管的游说组织加拿大商业理事会(BCC)主席海德 (Goldy Hyder) 日前表态,各党不要在难民话题上做文章,移民已成为复杂的政治话题,担心公众会轻易滑向仇外情绪。加国离“真正的人口压力点”还有10年,基于经济理由,希望加国继续向移民敞开大门。


笨蛋,问题是经济!


当年挟海湾战争胜利做资本的老布什,竞选连任时不敌克林顿,主因如克林顿所言:笨蛋,问题是经济(It's the economy, stupid!)!如今在加国,保守势力能集结成军,关键也在于经济,要体察到大气候的变化态势。Environics Institute调查还发现,选民最关心的大选议题首先与经济相关,包括经济、利率、通胀及赤字。


本月早些时候,央行将加国2019年增长预测下调至1.7%。总部设在蒙特利尔的BCA Research Inc.全球宏观战略专家米兰纳斯(Jim Mylonas)分析,加拿大将陷68年来最大经济衰退,衰退不是发不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问题。美国经济扩张将迫使美联储提高利率,加国央行行长波罗兹别无选择,只有跟着加息,而负债沉重的加国消费者没有足够能力应对更高借贷成本。


如今在加国保守势力能集结成军,关键在于经济,要体察到大气候的变化态势。


加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大大高于美国,一直在上升,最新数字是175%。根据加拿大房地产协会数据,2018年全年房屋销售额降至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2019年1月4日,总部在渥太华的破产监管办公室发表报告称,寻求减免债务的消费者数量增长5.1%。


全国各行业拥有11万中小企业会员的加拿大独立商业联盟(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刚发表“商业晴雨表指数”(Business Barometer index),最新数据显示加国小企业信心指数2019年3月回落3.1点,4月只微升0.8点。联盟副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麦勒特(Ted Mallett)判断,小商企对生意前景信心目前仍停滞不前。有38%雇主认为技术劳工短缺,局限了生意或生产增长;32%雇主指本地需求不足,是窒碍生意或生产增长的原因。


左右拉锯冲击政坛


统而观之,一方面保守阵营面临整合,否则难免借势出现极端行径,造成社会波动。如皇家加拿大退伍军人协会(Royal Canadian Legion)阿省分会容许极右组织“奥丁兵团”(Soldiers of Odin)成员入会,消息曝光后舆论大哗。该组织加拿大分会成员曾多次参与反移民示威,退伍军人协会全国主席欧文(Thomas Irvine)表示将展开调查。


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加国相当强劲的自由主义传统,从老特鲁多奠定的多元文化思想已融入国格,与保守主义并存于世,形成加国丰富多彩的历史背景,不会让某种意识形态专美于前。任何一味强调垄断政治路线的专擅做法,都行之不远,这已经为加拿大建国史一再证明。没有例外,引为殷鉴,此为国民之幸。


保守阵营面临整合,否则难免借势出现极端行径,造成社会波动。


在上述意义讲,保守阵营的整合就不只是保守党派自身的私事,而是加国国民一桩共业,事关政治格局的健康走向与良性运作,同时涉及到如何与自由主义传统理性互动与互补,而非剑走偏锋,误入歧途。这是加国核心特点,亦容易被旁观者忽略。


具体来说,康尼当选后,联邦保守党多了一名坚定的保守派盟友,新的保守派联盟臻于成型,康尼的政治资源和助力将对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起到积极作用,会从侧面帮助联邦保守党选情提升。毋庸置疑,这种政治合体对特鲁多的前景形成威胁。一旦联邦保守党入主渥京,阿省必将得到政策倾斜,获得支撑的康尼钳制对卑诗汽油供应,卑诗新民主党省政府腹背受敌,如果那时贺谨还在位的话。


康尼既有联邦层面的从政经历,又有地方整合经验,将阿省进步保守党与野玫瑰党(Wildrose Party)合併,这种双重资质使他不会止步于现状,而偏安于阿省。当年之所以放弃竞逐联邦保守党党领,尽管他具有这种潜力,目的之一或要通过保守主义大本营的重振,再塑保守阵营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面貌。这种重塑并不完全以政权更迭为前提,而是出于更为长远的谋划。所以即便自由党联邦政府得以赓续,但政治结构已经变化,在更高层面上形成新的平衡,使特鲁多以往的系列政策得以矫正,这是国民不分左右所乐见的。


加国确实有新的极右组织,也试图利用特鲁多政府造成的一些缝隙,通过多种方式宣传极端主义思想,来驾驭民意,影响主流政坛,甚至超越“只说不做”的静态层面。保守阵营在整合过程中,应该注意与之划清界限。


在卑诗这样的省份,左翼思潮至今仍大行其道,近日纳奈莫补选绿党胜出就是一例。


在保守主义勃兴的背景下观察加国政治现状,作为远东移民的我们避免过于感情用事,以个人好恶绳定曲直,那样一种取舍会远离事实,也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许多人确实不喜欢现任执政者,但要充分考虑到自由主义的根深蒂固和强大反弹力。尤其在卑诗这样的省份,左翼思潮至今仍大行其道,近日纳奈莫(Nanaimo–Ladysmith)选区联邦补选,绿党曼利(Paul Manly)胜出就是一例。说卑诗是左翼思想大本营也不为过,有相当深厚的历史基础,甚至自觉不自觉地影响到年轻一代。


日前就有约两千名大温中小学生走上街头,呼吁政府采取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抗议输油管扩建计划。所以即便有时民调走低,选举结果仍有可能跌破一些人的眼镜,这既是选举政治的魅力,也是民主政治的精髓,因为这里面有选民的智慧择抉,而非某个会议就能主观左右。



来源:北美报告

微信:留通社(ID: LiutongNews )






商务合作:
gmd18701570877@126.com

欢迎投稿:

beanyuan@hereisusa.com

778.654.8488
@copyright http://www.herlandmag.ca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