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谦卑的力量 —— 听麦当劳大王,尹集成先生讲他的故事

6月以前
晓霜




C.C. Yin 在 Palo Alto JSL 高中, 与学生和家长分享他的故事 (4/14/2019), Andy Wei 拍摄

 

 

写在前面】 4月14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下午,尹集成先生(C.C. Yin),麦当劳大王,来到 Palo Alto JLS 中学与 Palo Alto 市的学生和家长见面, 分享他的故事。

 

这位低调谦卑,又精神充沛的慈祥老人,看不出来他已是83岁。他的人生曾经历了许多苦难,但是他的精神却是那么饱满。早上他自己从 Davis 开车来到 Palo Alto,没有半点倦容,马上开始和学生、家长交谈起来。

 

从尹先生的故事,我们来看看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这次活动由 Gunn APAPA Student Club 组织。这篇文章根据尹集成先生的讲座整理成文。

 

* * * 

 

今天是星期天,我从 Davis 开车到 Palo Alto 和大家见面。Palo Alto 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和太太, 还有我们三个女儿在这里生活了15年,我们就住在史丹福大学边上,孩子在这里长大,在这里上学。

 

无论是这里的气候,还是文化,丰富的东西方食物,还有斯坦福大学,我觉得这里是世上最好的地方,当然也是非常贵的地方。感谢你们的父母星期天把你们带到这里。

 

我带来了一些麦当劳的午餐,希望大家能够享用。今天的主持人,让我来讲一讲我的故事。

 

我出生在战乱期间,生在中国四川。我几个月时就失去了母亲,从小没有母亲的记忆。我从小长大的记忆中就是缺乏食物,总是吃不饱饭。

 

我们家有9个兄弟姐妹,我学习最慢。我父亲常对我说:家里的兄弟姐妹中你最笨。

 

我12岁那年跟父亲去了台湾,当时正好初中毕业。后妈也不太喜欢我们,我在几个姐姐家轮流住,但是每家都没有足够的食物,所以需要经常换住处,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在学校应该怎么学习。

 

我们今天在这个体育馆,有那么好的篮球场,我小时候多么希望能有这样的体育场啊,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


 C.C. Yin 在 Palo Alto JSL 学生、家长见面会上  (4/14/2019), AndWei 拍摄

 

我12岁到13岁的时候跟一群小朋友一起组织了一个篮球队,起名“黑鹰队”。目的是让课后无家可归的孩子可以一起玩,我们觉得“黑鹰”非常有力量,所以起了这个名,我是队长。当时我们连个篮球都没有,我要想办法让别人弄一个篮球来。

 

28年前我买了一块40英亩的地,上面没有任何树木,非常便宜。28年来我慢慢地把它建成了漂亮的农场,现在有两个篮球场。

 

我知道今天的年轻人跟我们出生的时代非常不同,环境不同,面对的挑战也非常不同,我也知道现在年轻人所面对的挑战。

 

继续谈我的故事。

 

我读书比别人慢。我高中留过级,多上了一年,大学4年我上了6年,所以我26岁才大学毕业,比一般的人晚了4年。但是我能吃苦耐劳,非常努力,我不擅长书本的学习,但我在生活中不断地学习,向周围所有的人学习。

 

我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看到很多年轻人来美国读书。在台湾服兵役两年后,我准备到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读书,因为我姐姐在那里。

 

我决定要出国,可是家里没有一点余钱,向表姐借了100美金,用40块买了一张船票,还有40块买了台湾印刷的盗窃版的教科书,准备将来上学时用。我买不起皮箱,朋友给了一个旧箱子,盖不上盖,只能用一根绳子系牢,然后就带着剩下的20美元上了货船,经过一个多月,到达了洛杉矶。

 

当时举目无亲,没有任何去处,也没有任何食物。在那个码头,一个同船的学生出于好意把我带到了他的住处,我打地铺睡在他的宿舍。第二天一早我就想办法开始打工挣钱。

 

看着别人教那位留学生怎么修理洗碗机,我就记下笔记。第二天,我到街上去找中餐馆,去找修理洗碗机的工作。洛杉矶有一条很长的街,在好莱坞的旁边,据说那条街路上有很多餐馆。我在街上走了四、五个小时也没找到餐馆。这里不像在台湾,远远就可以闻到食物的味道。

 

在外面一天怎么也找不到餐馆,到了半夜12点,走回到原来出发的地方。从早晨6:00 到晚上12:00半夜,没有吃任何东西,饿得不行,看到对面有一家叫做岛民(Islander )的餐馆还亮着灯,实在饿得不行就走了进去。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位台湾留学生,我说明情况后,他就让我快进去,马上给我饭吃。我当时真的饿极了,那顿饭是我一辈子吃到的最好的食物,到今天我都不会忘记。

 

那个餐馆的老板是个犹太人,其他的工人都是中国人。为了帮助我找工作,饭后那位中国留学生带我去见餐馆的老板。

 

老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中文名字,他不会念。问我叫什么英文名。我想起美国副总统 Johnson (强生)。我随口说自己的英文名字叫 Johnson。因为发音不准,老板问怎么拼写,我写成了 Jamson。这个错名我用了10年。一直到我入籍,才改名。

 

当时老板问我:你做过餐馆吗?我急中生计,想起在船上一位船员告诉我,你到了美国如果没有饭吃,可以去纽约的“老上海” 餐馆找他的朋友。我从没去过纽约,也没去过“老上海”餐馆。没想到,老板说:“老上海”是家很好的餐馆。他便雇用了我。

 

第二天,有位穿着讲究的客人来吃饭。老板以为我有经验,让我去送水,我没把盘子端平,把水打翻在客人的身上。老板马上把我炒了鱿鱼。

 

丢了工作,我马上到隔壁的餐馆去找工作。老板问:你在餐馆工作过吗?我说,有两家,老上海和岛民餐馆。于是我又得到了另一份工作,终于慢慢地站稳了脚,不会让自己饿肚子了。

 

那时餐馆的工资非常低,那份工作不能省下太多的钱,为了挣钱交学费,我要打两份工作。我打工大概四个月,攒了一些钱,然后坐长途汽车到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去读书。

 

在西雅图的时候,我也是一边读书,一边工作,什么工作都做。在华盛顿大学,我认识了我的太太 Regina两年后我拿到了土木工程的硕士学位,开始在西雅图当工程师,后来到了旧金山当工程师,我和太太搬到湾区,生养了三个孩子。

 

我49岁的那年被公司解雇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多样化,你们要知道,美国的现实生活是多样化的。我被解雇后,就想去开麦当劳。

 

当时我想得非常简单,一方面觉得在大公司有一些限制,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食物的喜好,所以我想开个麦当劳餐馆,看到奥克兰市有一家店可以买。

 

没想到麦当劳不给我执照,觉得我不够格,没有资格买店。他们说我,没有领导能力,没有语言能力,没有从事餐馆的经验,只是一个工程师。这家奥克兰要关门的麦当劳店的原主人就到法院去告麦当劳,为什么不能够转换店主,为什么不能卖。法官说,这样不公平,你应该给这个工程师一个机会,所以给了我18个月到24个月的培训期。

 

我非常努力地工作,4个月后,他们就没有办法说我不够格了,因为我从洗碗工到了经理,所有的工作都做了。我和所有的人都相处得非常好,大家都非常喜欢我,而且前主人破产了。

 

但是他们估计,我肯定过不了三个月,不是破产,就是被人杀,大家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我也没想到自己会经历什么,当时想得特别简单。

 

开业后才知道,这家餐馆是在奥克良治安最不好的区,吸毒泛滥;常有恶人来纠缠客户,还会有人来收银台抢钱;暴力事件不断;餐馆的门窗、墙壁上有很多枪洞。那是个特别不安全的地方,大家都很怕去,没人敢来买吃的。

 

原来的店主是一位辞职的检察局局长,像他这样的背景都没办法,经过几年的经营以破产告终。我和太太也面对很大的身心压力,开始我们也亏了很多钱。我那时候跟别人讲我的法律权利,人家说你在讲法律权利时,也许你都没命了。

 

你们在这里长大的孩子可能还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怎么样的,那不只是你所看到的你的家庭,也不只是像 Palo Alto 这样的地方。你所看到的那个真实的世界,没有那么简单,它是非常多样化的。

 

面对没有想到的状况,我没有退路,开始想办法怎么办。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想办法来清理这个地方;改善店面的环境;邀请适合的人来访,让这个地方慢慢地成为大家聚会的地方。

 

我太太是做社会服务工作的,她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我们参与一些社区和学校的公益活动;到黑人居多的教会为他们捐赠食物,设置奖学金,帮助他们的孩子读书;帮助学校办课外体育计划,让无处可去的孩子健身运动不再流落街头,而尝试吸毒贩毒;帮助市长竞选等等。们做了这些公益活动,让自己成为社区的一部分。

 

在这个治安最不好的黑人区,我让自己的皮肤晒得更黑;学会像黑人兄弟那样说话;像黑人兄弟那样走路。

 

一、两年后社区的居民慢慢地接受了我们。三年后,大家开始喜欢我们。很多居民慢慢习惯带朋友到麦当劳来坐坐,这里开始成为社区一个安全温馨的地方。我们参与及帮助市长的竞选,后来市长对新的警察局局长说:你们要好好保护这家麦当劳和尹先生,他帮我们做事。

 

有一次在奥克兰的黑人区发生暴动,有些居民到处乱打乱抢,看到商店就把门窗打破闯进去抢东西,看到这种情形,当时有好几个喜欢我们的黑人朋友跑过来,围在麦当劳外面不让这些暴民抢我们。

 

尹先生说:我会为别人着想,我喜欢帮助别人,尤其是有困难的人。帮助了别人,我自己就都会很开心。你的善意和付出,就能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第一家麦当劳经营顺利了,我又连续买下多家。65岁的那年我开了32家麦当劳,我得到过麦当劳的最高荣誉奖。

 

麦当劳后,我又有了新的目标,拿出钱成立了亚太联盟 (APAPA), 目的是提升亚太人在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地位。

 

我相信中国人非常聪明,而且勤奋努力,我们有能力,有竞争力。我是最好的洗碗工,也是最好的跑堂。我在做跑堂的时候,会仔细观察,把那些客人照顾得特别好,我总是收到最高的小费。我非常自信我们自己的文化和传统。

 

中国人的个人竞争力特别强,这是好事,有时也可以变成坏事。所以我们要告诉华人年轻人,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成为下一代领导人,而不仅仅是成为一般的工人。

 

美国有原则和制度,但是我们要让平等变成现实,还需要很多人的努力。今天是我们前面好几代人努力的结果,你们年轻人是我们的未来。

 

我们这代人老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帮助你们成长,帮助你们成功,让你们比父辈们更加幸福。

 

最后我想对家长说几句,你们要放松一点,允许孩子犯错误,给他们一点独立的时间。我自己在学校里不是那么聪明,我学得很慢,但是我一直在学习,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学习,所以我也做得okay。我是家里孩子中最笨的,但是我现在可以照顾家人,照顾更大的家,更多的人。



C.C. Yin 在 Palo Alto JSL 与学生、家长合影  (4/14/2019),  AndWei 拍摄

 

Q
A
&


讲座后,尹先生对学生的一些提问进行了答疑。Grace Li 主持,她是一位APAPA NPC youth leadership training 的元老和活动组织人。

 

Grace Li:    每次我见到C.C.(尹先生),都会受到鼓舞,和他的每次交谈都会学到很多东西。APAPA 这个组织有资深的投资人,有企业家,公司的高官,也有教授,有很多非常关心社区的成功人士,他们都希望帮助年轻人成长,培养年轻人的领导才能。我们今天讲的是 leadership & team work。华人的投票率非常低,只有40%,是所有的族裔中最低的。希望更多的华人参与投票,参与公众事务。

 

我的孩子和其他学生常常问,为什么我们要成为领导者(Leader),那么辛苦,要跟那么多人一起工作很不容易,往往吃力不讨好。

 

Q#1:今天我就替这些学生问 C.C., 为什么我们要当领导者(Leader)?

 

A:   APAPA 从成立到现在已经是第19个年头了,在这些年里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帮助了很多人,也培养了很多年轻人。我们组织年轻人到地方官员的办公室去实习,了解他们如何服务公众,了解怎么做决定(learn public services and decision making process)。

 

我们帮助华裔候选人竞选公职,他们上任后又回来支持我们的工作。我想说的是他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华人选民来投票。华人现在的投票率可能是最低的。

 

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 Style (特点), 我们所说的 leadership 也是有很多不同的类型和方式。一些政治家说话很有个人魅力,但是我从小到大从没有想过当 leader,我觉得自己最笨,但是别人都把我当作leader。

 

东方的文化讲谦卑,忠厚仁义,关心他人;西方的文化往往是直接的竞争,自我意识强,一些美国人不知道怎么 handle power,我们最主要的是要学习如何跟别人很好地相处。

 

对我来说,Leader 就是不自私,首先考虑别人的利益,再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不是要在别人目前表现自己有多么强大。如果你的做法是“你们现在要听我的了”,告诉别人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只有你一个人在说话,其他人都躲开你了。我认为这不是好的 Leader。

 

我的方法就是首先考虑别人的利益和需要,帮助别人,跟别人很好地相处,然后一起做事。因为我做事为别人着想,别人都愿意跟我合作。

 

Q#2:您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A: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记住有两件事情我们没办法改变,第一是你的 DNA;第二是外面的环境 (也许可以通过十年、二十年慢慢地改变,但是不是马上能改变的),不要让这些因素影响你。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活得有价值,feel good about yourself。我努力工作还有一个巨大的动机,就是不想再“贫挨饿”, 因为我从小在饥饿中长大。我不在乎多么富有,但害怕,不想再。(说到这里,老人家动了情,一度嗓子哽咽。)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上帝给你的独特才能,运用它做你该做的事情,做一些有价值的,可以让自己觉得自豪的事情。到真实的世界去,不要怕失败。

 

每10年我都会改变我的目标和我的价值,当然我有大的方向,朝着更高更好的目标努力。

 

Q#3:  当你遇到挫折,非常生气的时候,你怎么保持平静,怎么处理?

 

A:第一,当你遇到挫折时,不要跟自己生气。你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马上回应,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我一般是先走开(walk away),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再回来想办法,解决问题。

 

Q#4: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在麦当劳的生意成功了?

 

A:前5年很辛苦,后来做顺了,我开始买了更多的店。10年后,我拿到麦当劳全美国,全世界最高的荣誉奖。那时我就开始有了新的目标,成立APAPA Foundation,这比麦当劳更难做很多,但是很有意义。APAPA 是你们的,未来是你们的。



C.C.Yin 与 APAPA PNC 组织人、义工和家长合影 (Palo Alto, JSL on 4/14/2019)


 

晓霜写在后面:

 

星期天在 Palo Alto JSL 学校见到尹先生,他给人的外表印象极为低调慈祥。他多次强调自己是家里最不聪明的孩子,读书很慢。他用极为平静的语调讲他的故事,像是一位老画家用白描的手法书写他的故事,没有任何色彩的渲染,也没有任何波澜壮阔的描述,他讲得平淡无奇。但是我们知道这位在饥饿贫穷中长大,带着20美金来美国闯天下的中国人,创造了许多奇迹。

 

他的每一个故事后面都承载着时代和命运的重荷。他平静地述说了他所经历的幼年时候的苦难,中年的磨难,还有他快50岁的年龄开始从事麦当劳的艰辛,直到他成功了,人们称他为“麦当劳大王”,家产上亿美金,他想到的是回馈社会。他在奥克良治安最差的区成功经营麦当劳的秘诀就是把黑人当作自己的兄弟,帮助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利他的行为,得到社区的认可和尊重。

 

看到程贯平先生写的《麦当劳浴火重生》,知道尹先生刚开麦当劳时每天只睡四小时,经常睡在汽车里,没时间回家睡觉。他像牛一样劳作。

 

的确他像一位质朴的农民,谦卑的工人,他好像随时都准备弯下身来劳作,像个苦工一样劳作。他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我们在他身上看到的是一种谦卑的力量,一种与黄土地相连的力量和胸怀。


APAPA简介】APAPA (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 ,美国亚太联盟是一个民间群众团体,是在美国联邦政府注册的501(c)(3)非营利组织。它由尹集成先生(C.C. Yin)创办。它的宗旨在于通过教育、参与和领导能力的培养,提高亚太裔在美国参政和议政的意识和能力。




推荐本号其他相关文章:


01 采访杨安泽 —  美国华人的总统之路

02 通向成功的多元化之路

03 “我不会轻易放弃!” 访谈趙嬿,新当选的 Saratoga 市议员

04 “注重表现和注重爱的家庭有何不同?“ 访谈邵阳,从Fremont 学区委员到市议员

05 斯坦福大学教授和CEO妈妈:相信我们的孩子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