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录取学生感言|因为我们爱你!

1月以前
华英 敏敏老师


学生名字:Glede Wang

毕业中学:Williston Northampton School

录取大学:

  • Stanford University

  • Dartmouth College

  • Duke University

  • Amherst College



学生感言



我叫Glede, 我怀着激动和感恩的心情,来和大家分享我是如何从高中“全聚德“,到本科拿到了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的梦校录取,包括:Stanford University,Dartmouth College,Duke University,以及排名第二的文理学院Amherst College 。


四年前,我出于无奈做了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 


由于我是在独生子女政策下的二胎,户籍所在地不是在我生活的地方,而是在湖南。



初一时,深圳出台了新政策,作为外来人口的我不能在深圳参加中考,唯一的选择是回湖南中考,所以去美国读书成为了我们家破釜沉舟的选择。 


当时我的托福为102,SSAT为2150,并且没有出众的课外活动,但我盲目选择了半DIY美国前十的寄宿学校。


2015年3月14号,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全聚德“。当时我差一点点就要去纽约的一所不看分数和活动,只要交学费就能读的野鸡高中。

机缘巧合我认识了华英,是华英老师告诉我,不要放弃, 还有希望补录。


通过顾问老师的帮助,我仅仅花了一个星期就补录进现在的高中Williston Northampton School。


这段经历让我重新清醒地认识了自己, 意识到我离顶尖大学还有很远的距离要走,也让我深刻体验到了与一个资源丰富效率超高的机构合作是多么的重要。


从进入高中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思考大学申请应该怎么办。通过被顶尖高中拒绝的经历, 我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特别出彩,只能说是个成绩还可以的“书呆子“。


但我不甘心,  不愿意就这样做一个平凡的typical Asian,我也不想再经历一次失望,决定要利用接下来的这四年, 最大程度地做出改变。也因为我的二胎身份,所以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想要向我的家庭证明我自己的价值。


因此,哪怕我知道作为一个大陆籍、出身平凡、 没有学科大奖的女生想要与全世界最厉害的同龄人竞争有多么困难, 我也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改变我的命运。



我清晰的认识到无法独立完成这一切,需要一个经验丰富和眼光独到的导师来帮助完成这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九年级的暑假,我拜访了深圳大大小小数十家机构,多到最后跟我一起走访的哥哥都被怀疑是探子,而我是他的托。


最后我选择了回到华英,因为我见证了每年那些长得令人发指的录取名单背后的故事,而我更是亲身体验过周一确定学校,周三改好文书,周五安排面试,周日就收到录取的感觉。


周星星一句话说得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华英的快,在于沟通迅速有效,行动绝不拖延,在于做决定不优柔寡断,在于对新兴的潮流和机会反应迅速。

就是这种雷厉风行,上行下效的行事风格让我确信,华英一定能够帮助我实现梦想。



在我高中四年,最大的困难是迷茫和对自己的质疑。这四年不仅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 更是一个重新创造自己的机会。但是我的迷茫在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对什么感兴趣。


九年级时,我尽可能地explore自己的兴趣点,在学校参加了很多很多活动, 包括公益、学生会、长跑、戏剧、唱歌,画画和人权活动。


我的老师担心我的兴趣有点太广泛, 可能需要做减法。


十年级的时候, 跟敏敏老师的一次讨论触动了我。她说如果我想上顶尖的大学可以考虑人文方向,并建议我去了解一下女性研究,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学科。 


但半年后,我发现这就是我梦想的专业。我到美国后开始对平权运动感兴趣,我越来越多的思考女性的身份和限制。



我目睹了国内缺乏的性和性别教育、校园性骚扰,各种职场和生活中充斥的性别歧视,更是让我坚定了研究这个方向。 


十一年级,我确定了大学选择性别研究,我在学校做学校性别社团的社长,在校外做妇联实习,成为了附近小镇游行组织者,以及给国内的平权组织做志愿翻译。 


2016年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束,我开始关注其他二胎的家庭。这个题材最终在敏敏老师的指导下变成了我的另一个核心路线,包括十一年级暑假我成立了一个公益组织帮助二胎家庭缓和家庭矛盾。


同时,我发起了一个关于独生子女政策对女性权益的影响的调研,并在十二年级的时候写成了颇具影响力的一篇论文。 


申请季最核心的申请材料是文书,这个过程就像是要把人生解剖后重构,我决定用超生题材时非常挣扎,二胎的身份是我很想要忘记的过去,所以对于要把这个故事分享给无数陌生的招生官看,就像是要把我尽力隐藏的童年伤疤翻出来给别人看。


我曾经非常不愿意,可是敏敏老师告诉我应该换一个视角看过去。不强调童年的痛苦,而是强调我在这样的经历里面学到了什么,我有了哪些成长。




于是, 我在反复修改文书的半年中得以重新审视之前埋起来的伤疤,并且发现我已经强大到能够平静地对待它,让它愈合。 


今天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就证明了我的眼睛是雪亮的,更是证明了敏敏老师以及所有帮助过我的华英老师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真的觉得当初选择华英是我的幸运! 不提各种丰富的活动资源,我最惊叹的是华英的计划性。


在华英,我觉得时间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不是在11和12年级才开始疯狂学SAT刷活动,而是在按照规划按部就班的考试 (当然,我强烈建议大家尽可能Senior Fall之前把SAT分数考出来, 真的会减少很多压力),让我比身边的朋友少了非常多的压力,也让我对最后的申请结果更加有信心。


也因为有学姐学长团的支持,我的选课也很顺利,提前就已经跟想要写推荐信的老师做好了沟通。


在最重要的背景提升方面,敏敏老师也帮助我把之前杂乱的活动用社会公正的主线串联起来。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在华英的帮助下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更出色的申请人。


敏敏老师做的很多决策,回过头看,总是发现,就是最好的选择,而选择华英,也会是你们做过最好的选择!


顾问寄语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走进当时的办公室,一个在补录的小女孩带来了一打汽水,因为她说老师们太辛苦了。





她就是Glede,她就这样走进了华英。


从补录成功,到决定共同携手规划本科的过程中,我们有过许多的挑战,如何去找到自己内心的热爱,如何在没有任何大奖的前提下依然展示自己,我们做了许多尝试,最后迎来了最好的结果。


成长的不仅仅是Glede,还有我自己,因为我也越发明白:所谓的优秀,不是奖项可以证明的。


我想对成长后的Glede说,过去的路我们一起,未来的路我们也一起。


为什么?正如你文书故事里写的最后一段:


Because we love you.


——点击阅读原文,也可报名——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