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水平到底怎么样,听听美国本土顾问怎么说 | FS推广

4月以前
英锐CACS


早上7点,Anne Greenleaf又忍不住第二次刷了一遍邮箱,眼下正值给学生进行夏季项目规划、辅导的师姐,Anne有不少学生都计划申请美国知名高校的夏校项目,正在不断给她发申请的材料和文书草稿,希望能够优化自己的夏校申请,提高录取可能性。往往每一天的进度过后,马上在邮箱里又会积累许多待Anne批阅和处理的学生“作业”。

 

这是一位大学申请顾问的日常生活。Anne在华多年,自大学时代起就屡屡因学来华交流,在被中国文化和自然地理吸引的同时,也逐渐产生了在中国执教的想法。2014年她正式成为一名国际学校的升学顾问,将美式的升学指导教育带入中国内陆地区,并坚持亲身传授,密切与中国学生保持沟通联系。现在,她在一个由藤校毕业生组成的升学顾问团队中工作,为中国孩子申请美国大学出谋划策。

 

在中国教学期间,Anne对中国教育制度里泾渭分明的选科制度颇为疑惑,不仅在学科上如此,似乎中国学生中有不少,还会将“从文还是从理“和性别关联起来。我生平第一次听说”女孩子比较适合文科“就是在中国,她笑着回忆起当时的状况。Anne毕业于哥大巴纳德女子学院,在这所专为女子本科生开设的美国一流的高等学府里,可是什么课程都开,还特别鼓励女性从事理工科呢。Anne今年送了好几位女学生进入美国前50的名校,攻读STEM专业。


(来自哥大巴纳德学院的顾问Anne为家长提供升学规划方面的建议)

 

美国孩子怎么进的大学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美国孩子的升学,在高中四年里是由升学老师(counselors)来指导大学申请的,几乎每一位学生都受到过专门的升学辅导。只不过在学校里,寥寥数位升学老师要负责全年级的学生,指导的深度与精细程度不足,从而催生出校外的专业升学辅导机构。

美国升学辅导机构提供的顾问服务,与中国传统留学中介的“流水线”模式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Anne所在的CACS(凯斯)是上海本地少见的西方升学辅导团队,团队中有5位全职的美籍大学申请顾问(college counselor),全部毕业自美国“常春藤联盟”高校。CACS曾对传统的留学中介进行了一番研究,发现中国学生对“升学辅导”(college counselling)的概念还比较单薄,但这一服务形式在美国已经非常普遍。

 

2012年美国市调公司已发现,在SAT成绩高于70百分位的学生中,有26%的学生另外雇佣了专职的升学顾问。而根据哈佛在2016年的新生调研显示,当年的哈佛新生中有15.7%的学生接受了校外升学顾问的咨询服务。所以当你在感叹“邻居家的孩子进了名校”的时候,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人家已经有”高人相助“。可以说,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学生在升学前、甚至于高中低年级时,就会主动接触校内外的counselor,花费很长时间深入交谈和沟通,以便获得一份专业的规划方案。

 

中国孩子的机会

 

中国家长对高等教育的渴望,曾一度让CACS美国顾问们深感意外,毕竟在大多数美国人眼里,教育是重要而在美国并不稀缺的资源。而在中国,人口等因素作用下,优质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资源,已经直接和一个人的就业出路、人生发展挂钩了起来。

 

这让大学择校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生的选择(choice of the life)”,被学生和家长誉为“名校收割机”的团队总监Josh Gillon感叹。他在普林斯顿取得了博士学位,来中国之前一直在纽约大学、天普大学等高校任教,于5年多前来到中国,开始向中国学生普及所有美国孩子考大学的必经之路:大学升学顾问辅导。

 

今年已经是Josh第六年伴随中国孩子征战美国大学申请。“由于越来越多擅长‘学习’的高分考生加入,战况正在变得越来越激烈。”每年Josh都要从全国10余个城市,收集近3000个申请案例,分析中国学生特有的”录取影响因子“。他看到,中国学生非常愿意在托福、SAT等标化考试上花时间,但是在标化考试的准备顺序上,其实也有一定的内在逻辑。比如语言能力的提高,其实意味着在学术能力考试中的同步提升。但大多数学生和家长,在筹备升学的过程中被大量的文件、信息、流程弄得头昏脑胀,往往无暇去思考适合自己的方针。

 

显然“中国每年赴美求学人数超60万”的新闻,大家都已耳熟能详,中国的学生加入名校战圈,基数不断增大,但招生人数却不会为此而增加。所以,名校们的录取率年年创了新低。拥有“名校收割机“外号的Josh经常会遇到天资与成绩俱佳的中国孩子,他们在标化考试中的表现几乎无可挑剔,但如何在众多的优秀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很多学生因为自己成绩好就希望挑战名校,但这恰恰落入了”千人一面“的陷阱,这是非常容易被美国顶尖大学所淘汰的。

 

“一名合格的升学顾问应当是一座成功的桥梁“,Josh表示,只有当顾问充分了解到大学的特征与个性,才能去判断名校招生的喜好,同时在另一方面,顾问也要精准了解学生个性与特长,这整个过程其实是在推动高校和学生之间的不断接近、契合,无论学生来自什么背景,对于一名成熟的的升学顾问来说,找对策略并将学生形象立体、多元地展现在大学面前,是永恒的命题。所以,”与其担心自己比不上欧美的孩子,不如重新思考一下自己是谁?“这是来自Josh对中国学生的建议。

 


(来自普林斯顿的顾问Josh擅长通过数据分析申请背后的规律)

 

家长参与:被忽视的动力问题

 

团队中另一名“老将“,升学顾问Michael Wert也在国内升学辅导届资历颇深,自2010年起,他就在中国任教国际课程。起先他最为担心的是孩子们不适应美式的教学和内容,但后来Michael发现,比起孩子们,家长可能更需要习惯美式的教育理念。

 

在中国的课堂里,很明显是教师为主,起到引领和给出解答的作用。在中国的家庭里,受传统教育长大的家长们,显然也是引领和权威。这种家校环境对孩子思维习惯的影响,是深入到骨子里的。在中国,父母的话分量较重,有时候课堂里的都要通过父母才能确保完成。家长的高度参与,既让外界信息难以完整地呈现在孩子面前,又让孩子习惯于依赖父母的判断和选择。今天我们所常常讨论的“缺乏批判性思维“问题,实质上是缺乏自主思考、自主提升动力的表现。

 

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家长们的焦虑都清楚地指向一个方面,就是不确定性:对学校的未知、对孩子潜力的未知,以及对美国高等教育究竟是什么的未知。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十分直接的解决方式。

 

在美国大学,特别是位于塔顶的一流大学,都极为注重课堂教育。课堂授课是大学引以为傲、并且极力维护的高等教育形式,本科生是否能在课堂中有效听课、有效思考、有效学习,这是能否适应美国大学教育的核心前提。为此,CACS升学辅导团队专门开出了一套“药方“,采用西方教育最为推崇的分享式教学,从教育理念、系统设置、备考备申、课内外准备……等方面,开出50多门课程(workshop)来,哪怕是从零开始,也要以一种深耕细作的方式,让孩子自己去增长对他们未来教育体系的认知、理解和认同。

 

“我们希望随着课程的深入,孩子们能培养起自己的学习动力和拼搏热情,这种发自内心的愿望,是任何外力所不能企及的。“现在,在中国工作多年的顾问们显然已经习惯了中国父母的高度参与,包括升学的计划、筹备和决策,美国顾问都会和家长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进行传达。辅之以系统化的升学课程教导,效果显然更为明显。

 

短板:叙事技巧及表达意愿

 

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Elizabeth是团队中最年长的升学顾问之一,她在公立教育极其发达的加州完成了基础教育的学习,被宾夕法尼亚大学录取,最后在纽约亨特学院获得了教育学硕士学位。随后她前往亚洲进行国际教育事业,又在纽约大学研究生院从事了8年招生工作。从一个藤校生且懂得大学招生喜好的教职人员角度来看,中国孩子可能是让她最有成就感去帮助的学生群体。

 

Elizabeth在亚洲的教学经历非常丰富,她在成为NYU的招生办老师之前,在日本教过不少学生,亚洲学生特有的含蓄和内敛,让她觉得非常有必要去教会孩子们表达。无论是书面还是口头,他们需要的不仅是表达的技能,更需要去摸索能够支撑表达自我的热情所在。“中国学生学习刻苦,这很令人敬佩,但与此同时,是否应该保留一些对生活的触动,这种感受力是你灵感的源泉。”为何她会这样说呢,身为教育学硕士,她敏锐地发现很多中国学生的文书不是写得不够好,而是不够吸引人,“缺乏一种叙事性”,这是大学文书最能够呈现的一个能力,也恰恰是中国学生的短板之处。

 

“中国孩子大多认为自己的生活乏善可陈,他们被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 Elizabeth用她特有的细腻观察留意到了这一点,每每在与学生交流申请文书的细节时,学生脸上浮现出的往往不是兴奋与好奇,而是被一种无奈与疲惫所替代。“他们好像在期待我给出一个‘标准答案’,但他们没发现自己才是一切好故事的源头。”对在国内接受教育成长起来的学生来说,可能很难在短期改变他们的个性与处世态度,特别是在时间紧张的申请季,但Elizabeth还是建议家长提早与升学顾问接触的时间点,至少让孩子有2年左右接受规划、充实原有人生轨迹的时间和空间,这样,即便是最内敛的学生,也会有一定的人生经历积累,可以展现自己在学习以外的画面给大学看。

 

(CACS团队采用“一对一”导师制指导学生升学)

 

走出“误区”

 

有关中国家长对美国高等教育的理解,CACS的顾问们认为还有许多亟待”勘误”之处。举个例子来说,家长现在都知道小班教学是好的,都知道追求较高的师生比(即课堂容量低,每个学生获得更多关注),但到了大学选择的问题上,大家反而对小班制、重视本科教育的文理学院不“感冒”,非大型研究性院校不可,但后者也往往是竞争最激烈的。

 

另一方面,“在申请大学时,家长和学生都愿意牺牲一些细节来换取知名度。“Josh说,似乎在中国家长眼里,U.S.News的排名是最有效的兴奋剂,有时候为了排名,哪怕专业、学院不那么理想,学生也愿意去申请,比如前段时间,约翰.霍普金斯的商学院项目很受中国学生追捧,但这个项目成立尚年轻,绝对排不上专业名次,但家长还是会愿意鼓励孩子去申请,认为进了名校的“大门”,未来的发展就有了良好的保障。

 

结语:

 

在过去,对美国大学“宽进严出”的判断误导了我们对美国顶尖大学的选拔模式,美国学生上大学比中国学生高考容易?其实非也,美国本土学生要申请到顶尖大学,其难度丝毫不逊于中国人考北清。由于申请的学生成绩普遍很高,美国名校们反而将考察的重点放在了成绩以外,所以会出现高分学生被拒之门外的现象。正如耶鲁大学所说,“虽然在耶鲁收到的申请中,有75%在学术上都是满足要求的,但被录取的都是能够’脱颖而出‘的。

 

此处的“脱颖而出”是什么意思,又要如何实现,值得大家去深思。

 

CACS英锐凯斯升学辅导团队


立足上海本地的西方升学辅导团队,包括5位全职的美籍大学申请顾问(college counselor),他们全部毕业自美国“常春藤联盟”高校,其中4人拥有硕士及以上学位,最高学历者为博士,并有一位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顾问团队的平均年龄超过35岁,在华开展升学辅导时间平均在5年以上,专门以“导师制”带教大陆学生,并致力于普及英美高等教育工作。全团队按照美国升学辅导的顾问及培养模式开展工作,不仅在规划和申请上为学生提供“一对一”线下辅导,更擅长通过大量的课程和研讨会,为中国高中学生做好美国大学入学前的学术及素质准备。

 

该团队将于2019年4月20日在上海举办2019美本申请案例研习会,报名请扫描海报上的二维码联系工作人员。



活动报名也可点击“阅读原文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