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自述:我为什么不让孩子跳级了

2月以前
郑晓舟

作者 / 郑晓舟

转载 / 晓舟财商教育


今年7月份搬家到加州,孩子也进入加州的公立小学上学。


来美国之前,都说美国中小学学业简单,孩子们天天玩玩玩。当然也说,加州的公立小学经费不足,教学质量差,最好要选私立而不要选公立。


话说由奢入俭难。我心想,毕竟对美国教育体系不了解,如果直接到私立,也不知道甄选哪一个私立好。不如先到公立学校,感受一下公立的“差”,才能以后有对比。


就这样,我的两个孩子分别进入了加州当地的公立学校学习。


开学还没两周,女儿的反馈来了:“School is so boring. Could I just skip the second grade?”



我一惊,与她讨论学校有什么不好。


她说了这里的两年级就像幼儿园。数学还在教10以内的数字加减。 那英文呢, 我总觉得这里的英文总归要比国内难一点吧。 结果,她说教的单词都是幼儿园的。翻了翻她偶尔带回来的几张纸,果然非常简单。


先介绍一下我们之前在国内学习的情况,两个孩子一直都在双语学校,所以英文都还不错。入学之前,先参加了学区组织的英语能力测试(ELPAC, English Language Proficiency Assessment),两个孩子都被认为是“Initial Fluent English Proficient”。 这意味着他们在学校里不会因为语言问题,得到学校和学区的额外照顾(通常是有一个老师会给额外的辅导,甚至陪同上课)。


国内的中小学,语数外三门主课。那么在这里,至少在小学阶段,就只剩下两门主课:数学和英语。


想想国内小学的两年级,都已经开始教除法和乘法了,那么这里的两年级还在教10以内加减,英文的单词还在high frequency words 里面的前100个,当然有点心焦。 


我开始怀疑,给孩子选公立,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于是,给老师写信,询问自己孩子在学校学习如何,并且有没有跳级的可能。


老师回信了,夸了孩子一通。然后说,在班级里很多孩子都是很advance。她的教学目标,并不是让领先的孩子在原地踏步,等着后进的孩子达到同一标准,而是让不同的孩子实现较之自己有大的进步。


她的话并没有打消我的疑虑,但是后面发生的几件小事,让我打消了想让孩子跳级的想法。



有一天,孩子迟到了。我送她进教室的时候,已经在上课了。老师很热情地邀请我,在教室里呆一会,看一下孩子在学校里的表现。


孩子们围坐在地毯上(果然像我女儿说的就像在幼儿园)。 老师开始跟他们聊天,说到今天早上上学的时候她看到孩子们相互greeting的时候,有些孩子做得不是最好。然后问,“怎样才是恰当的greeting”的方式? 孩子们七嘴八舌。老师最后总结说,greeting需要做到两点,一个是眼神接触(eye contact),另一个是微笑(smile)。同时,另一方也要对对方的greeting 表示感谢,和问候。 于是,她让孩子们围成一圈,从左到右,相互问候。如果没有眼神接触或者微笑不够的,都被要求重新来一边。


这让我想起,“how are you?”“fine, thank you and you?”


我们似乎也学过greeting, 但是我们的重点似乎仅仅是记住那几句英文而已,并形成条件反射,而忘记了greeting真正的意义所在。


当然,有些人天生就善于表达与交流,但是有些人天生木讷而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教他们在与人交流的时候,要有眼神接触和微笑,对他们长大以后的意义有多大?美国的中学里强调演讲和辩论,那么在小学里训练他们与人交流的时候眼神和微笑,其实是一脉相承的。


渐渐地,她也不再说boring了。每天回来都有很多事情要跟我讨论。


比如中期选举的时候,孩子问我们什么时候去登记和选举。 然后我跟她说,我们没有选民资格,然后又讨论了citizen(公民)和resident(居民)的区别。



美国的节日很多。 11月份,就有老兵节和感恩节。这天,孩子跟我讨论,军队都有哪些。她说美国有airforce,navy,coast guard等,中国有哪些?


感恩节前夕,她问我,“你知道pilgrim的故事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感恩节,是欧洲人登陆美洲之后,得到当地印第安人的帮助。但是她讲的却是Pilgrims的故事。



以前碰到来美国来读书的孩子,总喜欢问他们在美国学习,哪门功课最难。大多数回答就是美国历史或者social study,而难点之最就是那些生僻的单词。孩子回来跟我讨论pilgrim的时候,我对这个单词一无所知,上网查了资料,才知道一二。


学习,是一个长期且多元的过程。单纯从数学计算能力,或者英语词汇量来评估一个学校或者学区的教学是否低于预期,过于简单了。反过头来想,都说美国人数学能力差。但是其实谁都不比谁笨。如果把美国的孩子放在中国的教学体系下学习,我想他们两年级也一定可以学会乘法和除法。但是有些能力的学习,是需要长期和潜移默化的过程。就人的一生而言,学会表达、交流、与人相处、理解和认识这个社会,比多学几个单词和又快又正确的口算能力都要重要。在中国,交流和沟通技能主要靠父母教。碰到父母也也不善于或者不上心的,孩子的教育显然显示了一块。而在我女儿所在的公立学校,我看到了学校对于孩子的这种能力的培养。



写到这里,正好看到一个故事: 在斯坦福校园里,一个大一新生到校几天后,快递公司把他从家里寄来的箱子送到了他宿舍外的人行道上。这个新生就任由箱子放在那里,因为他有一个难题:他没法一个人把这个又大又重的箱子扛进去。所以,他只好打电话给妈妈。于是他妈妈给宿舍管理员打电话寻求帮助。宿舍管理员问这个新生,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他? 新生回答:他不知道如何找人帮忙。


生活中的技能和社会情感的发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年或者两年后,我的孩子,虽然相比她国内的同学,算术能力差了点,但是我想她社会技能的发展,或许会好一点。


下一次,要讲讲加州小学对于阅读能力的培养。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郑晓舟,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媒体所有。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