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热议华裔嫖客开空头支票“白嫖”!对话截图露骨 姓名电话遭公开!

3月以前
明报加西


华人社交媒体最近有一帖文热传,有人被指 “白嫖” ,拖欠2700元的性服务费。



据说提供服务的性工作者拿着支票到银行兑现,才被告知该支票所属帐户已经关闭,也无额余,友人为服务女子打抱不平,并张贴许多露骨对话。


有人指2700元的支票未能兑现。(网上截图)


帖文并要求男子尽速给钱。


该帖文题材敏感,而贴文者又将怀疑欠钱者的支票及姓名丶电话公开,引发网友议论纷纷,这些指摘也未经证实。法律界人士指出,本地妓女提供性服务并不违法,但就要注意,买春的嫖客则属于非法,若有人报警即会被追究责任。温市警局及列市皇家骑警则表示未收到报案,无法对网上帖文作评论。



一个主要成员是本地台湾人的脸书群组前日出现一组帖文,说明有人 “给空头支票,白嫖的台湾人,跟(根)本预谋炸(诈)骗!” 。贴文者还说,“有种叫鸡,给不出钱来,真垃圾!”


帖文不仅明指有人嫖妓还欠钱,还附有支票的照片,还公开被针对者的个人资料,以及疑似 “约炮” 对话,总共约30张照片及对话内容。


有关对话内容露骨,包括男子挑选女子过程对话,以及男子提到有朋友在赌场叫其他女子前往作陪时,却被两个男子抢劫。


加拿大卖淫合法,买春非法。(网上图片)


根据对话截图,男子向对方问 “有没有小妹” ,对方则问 “哥哥喜欢什么类型” ,还给了几张照片让男子挑选。


男子说 “我不想看到有男人陪着她过来。不知道会不会打劫。现在治安不好。很多故事” ,这时安排服务的一方问 “哥哥究竟发生什么事,有男人陪她过去也是司机” ,并说 “别担心啦” 。



这时男子说,“朋友在温哥华的Casino酒店叫了妹妹过去陪,之后就有多两个男子进去抢东西,手表都没有了” 。该男子还说,朋友没有受伤,也未去追究,就当作是赌博输了钱。


接下来的对话,则是疑似提供服务的一方拿支票去银行存,才发现帐户存款不足。服务的一方向男子发讯息说,“我请银行朋友帮我查了,您的银行帐户关闭了,银行说户口没有余额” 。


(网上截图)


之后又有对话提醒该被指 “白嫖” 男子说,“麻烦你在银行里面补钱喔,跳票对您的信用不好” 等对话。


(网上截图)


一些网友对于有人使用性服务却未给钱一事表示不以为然,认为使用者付费是天经地义的事,并为女子的遭遇抱屈。


本报则拨打帖文所附怀疑 “白嫖” 男子的电话,有一名会说中英文的男子接听电话,在记者说明来意后,该男子说 “不好意思,这是错误的” ,随即挂断。本报也曾试图联络张贴文章者,但未收到回复。


温警未接报案 卖淫也有风险


温市警局发言人艾迪森(Steve Addison)昨日回应本报查问时指出,脸书疑似有人 “白嫖” 的双方并未报警请温市警察处理,而警察在未了解之前,也不合适根据网上文章就作出臆测。


艾迪森说,温市警局根据《刑法》(Criminal Code of Canada)以及省府对涉及性工作者事件所制定的指引,提供所需要的调查及协助。但他就说,温市警局的调查人员会优先处理有人举报,有人受害或是有目击证人的事件。



他表示,性工作和其他未有专业组织监管的其他生意一样,向来均有其风险,或是有附带产生的后果,例如可能收不到钱的情况,即是一种风险。


他表示,温市警局非常关注公众的安全,因此当任何人觉得已受害,或是知道有任何犯罪活动的线索,均应该向警方提供。


列市皇家骑警发言人黄寒青也说,在警方未收到任何举报时,他不能对任何网上讨论的文章作出评论。此外,他说,目前亦看不出此事与列市皇家骑警有相关。


可向小额钱债庭追讨


律师王仁铎建议,如果有性工作者在完成服务后,未如实收到服务费,或是被客人欠债,可以上小额钱债法庭(Small Claim Court)追讨欠款,就如同一般的商业合约关系一样。


男子问 “有没有小妹” ,还可挑选类型。(网上截图)


他表示,加拿大的性工作者受到法律保护,即使根据《刑法》,嫖客嫖妓是犯法行为,但提供服务的妓女却未违法,也因此,性工作者为了服务费纠纷入禀法庭,也是合乎情理。


不过,他就提醒,通常这类欠债,嫖客为了怕见法官,或是怕见传媒,所以通常会在性工作者采取法律行动前,即已将所欠的服务费交出,以免在上庭之后面子不保。



于2014年通过的Bill C-36法案,则不再视销售性服务是一种犯罪,也就是卖淫者无罪。


该法案保护卖淫的妓女可以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保护自己的安全,例如可在固定室内地点卖淫,又或者雇请合法保镖保护妓女的安全。但该保镖不能参与剥削妓女的行为,是合法保镖。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